•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影像傳播視角下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傳播路徑創新研究

2022-06-04 點擊:
李莎, 孟翔, 朱其林
(江蘇大學 藝術學院, 江蘇鎮江 212013)
 
摘要:隨著網絡傳播及數字技術的飛速發展,影像傳播紅色文化符號能夠突破時空局限,提升紅色文化傳播效果,成為紅色文化符號傳播的有效手段。該文以影像傳播特點為切入點,研究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內容、形式、傳播創新路徑,從而實現大眾對鎮江紅色文化符號的理解、認同與傳承,旨在為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創新路徑提供可供參考的建議。
關鍵詞:影像傳播;鎮江紅色文化;符號
中圖分類號:G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5206(2022)03(a)-0066-04

Research on the Communication Path Innovation of Zhenjiang Red Cultural Symbol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mage Communication

LI Sha, MENG Xiang, ZHU Qilin
(Art School of Jiangsu University, Zhenjiang Jiangsu, 212013, China)
 
     Abstract: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network communication and digital technology, image communication of red cultural symbols can break through the limitations of time and space, improve the communication effect of red culture, and become an effective means of red cultural symbol communication. Tak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mage communication as the starting point, this paper studies the content, form and communication innovation path of Zhenjiang red cultural symbols, so as to realize the public's understanding, recognition and inheritance of Zhenjiang red cultural symbols, aims to provide reference suggestions for the innovation path of red cultural symbols in Zhenjiang. 
   
     Keywords: Image communication; Zhenjiang red culture; Symbol
 
     紅色文化是在革命戰爭年代,由中國共產黨人、先進分子和人民群眾共同創造并極具中國特色的先進文化。紅色文化作為一種時代符號蘊含著豐富的革命精神和厚重的歷史文化內涵,在社會互動的過程中起到精神引領作用[1]。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紅色基因“是黨和國家的寶貴精神財富,要不斷結合新的時代條件發揚光大。”[2]因此,利用影像傳播紅色文化具有重要的時代價值和現實意義。鎮江紅色文化需緊跟媒體融合發展步伐,大膽運用新內容、新技術、新模式,創新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影像表達,實現傳播效果的最大化和最優化,以此實現大眾對鎮江紅色文化的理解、認同與傳承。
 

1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內涵

      鎮江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古代遺存底蘊厚重,民俗風情多姿多彩。鎮江還是紅色之城,有著光榮的革命歷史和革命傳統,1938年夏,陳毅、粟裕等同志率領新四軍東進抗日,創建以茅山為中心的蘇南抗日根據地。鎮江是中國共產黨在華中敵后最早創建的根據地之一,被毛澤東稱為“六大山地抗日根據地”,為中國革命做出了重大貢獻。在烽火硝煙中積淀的鐵軍精神,是鎮江人民寶貴的精神財富、不竭的力量源泉。茅山、新四軍、鐵軍精神等都是具有地域特色的紅色文化符號。國內學者趙毅衡認為“符號是被認為攜帶意義的感知”[3]。符號不僅是文化的體現,也是信息的載體。該文紅色文化符號特指承載紅色精神內核,帶有一定隱喻象征的視覺符號。紅色文化符號作為紅色文化內涵的形式載體,具體包括物態和非物態兩個方面。
      鎮江具有相當豐富的物態紅色文化符號。全市擁有革命紀念設施、遺址40多處,愛國主義教育基地30余家。在游覽中將人們帶入歷史情境,體會紅色精神彰顯的理想信念與堅忍頑強。新四軍忠誠愛國、忠貞為民,百折不撓、不怕犧牲的鐵軍精神是鎮江重要的非物態紅色文化符號。紅色文化符號常以不同藝術形式應用在紅色文化網站、革命遺址、文旅周邊等情境中。如經過設計創新的新四軍的形象、“N4A”臂章等符號,以記事本、明信片、徽章等紅色旅游產品為載體,在實現經濟價值的同時幫助大眾了解紅色文化的相關內涵。不同時期,不同地域,紅色文化符號也會體現出不同的時代精神內涵和表現形態[4]。
 

2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影像傳播現狀及問題

      鎮江積極利用新媒體平臺創建“傳承紅色文化、暢游最美鎮江”服務品牌。鎮江日報社金山網承辦“網游紅色鎮江”,以全景VR方式展示基地展館面貌。綜合老電影、典型人物、視頻報道等影像符號,雖已具有系統化構建鎮江紅色文化符號意識,但整體數量較少,內容缺乏多樣性、時代性,甚至部分影像出現無法觀看的情況。鎮江市文廣旅局2019年開始啟動“傳承紅色文化、暢游最美鎮江”微視頻大賽,征集彰顯鎮江紅色文化,具有較強藝術性、觀賞性和突出時代性的影像作品。獲獎作品通過抖音、鎮江文廣旅局官方微信等媒體平臺集中展示,以此提升鎮江紅色文化符號的傳播效果。美國學者杜威指出:“意義通過交流而產生。”[5]借助新媒體平臺的開放性與互動性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關注、傳承和發展鎮江紅色文化符號。
     近些年,鎮江聚焦遺存保護、研究闡釋、宣傳教育、文旅融合,建立以茅山為核心的紅色旅游精品和紅色教育線路,普及紅色教育;大力開展“讀紅色家書、講紅色故事”“學習亞夫精神”等活動,讓受眾在體驗式、浸潤式教育中感悟初心使命、接受思想洗禮,在弘揚和培育民族精神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實地研學的傳播方式的受眾主要為黨員、企事業單位或者中小學等團體,存在受眾范圍面較窄的問題。當前,青年群體成為消費主要人群,主導消費方向和大眾審美觀念。紅色文化符號影像傳播作為紅色文化創新發展的重要方向,雖然目前已受到較多的關注,但仍存在紅色文化嚴肅的政治屬性同青年群體追求輕松愉悅的文化之間的矛盾。
       目前,鎮江紅色文化在學術領域的研究成果與影像作品都較為有限。學術領域主要對新四軍鐵軍精神進行研討;研究運用紅色文化資源在高校思政教育實踐中的價值等。2020年出版的《江蘇地方文化史·鎮江卷》系統研究梳理和展現了鎮江地域文化歷史的發展脈絡和規律,對鎮江紅色文化符號的創新提供豐富的素材。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在影像傳播中大多為個人作品,如剪紙作品《中國夢》、杭天奇的微視頻作品《新四軍抗敵總會紀念館》、抖音@老黃畫畫的微視頻《傳承紅色文化,暢游最美鎮江》等。影像傳播中高品質、系列作品較少,還沒有形成系統而完整的影像符號體系,很難達到有效深度傳播。
 

3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影像傳播創新路徑

      當鎮江紅色文化符號以影像為傳播載體時,不僅具有時代紅色精神內核,也有了影視的藝術、科技、大眾傳播和文化產業屬性。影像符號意識形態應具有正面引導作用,在題材與故事的選擇上應突出體現紅色文化的時代性、地域文化差異性,還要兼顧紅色文化資源的多樣性、整體性,創作出更多具有地域特色、時代特色、實踐特色的紅色文化影像符號,從而使鎮江紅色文化符號被更多的受眾接受。

3.1深入挖掘紅色資源,創新鎮江紅色文化符號數字化視聽體系

       鎮江豐富的紅色資源是紅色文化符號創作的源泉和基因。不僅局限于紅色文化本身形式載體,還有從時代精神、區域文化等方面中搜集并提煉的具有代表性的符號,如“亞夫精神”、鍋蓋面等。影像作品中,鮮明的視覺符號、色彩、符號意義等仍是設計創新的重點。根據受眾審美需求、藝術風格等立體化構建以“人、物、事、魂”為主要類別的鎮江紅色文化符號數字化視聽體系。紅色文化中的文字史料、圖片、聲音、影像資料以及創作出的數字化符號都可納入其中。
      鎮江紅色文化符號中的代表人物有智深勇沉的粟裕將軍、重道親師的陳毅元帥等。符號的文化信息傳達中最為重要的是精神屬性的傳達,需從人物的造型、語言、動態以及劇情的走向塑造出來。數字化人物設定通常包括角色身份、性格設定、角色造型、色彩設定圖、轉面圖、表情圖、常見動作圖等,以滿足影視作品中視覺真實性需求。我們可依據此創作規律創作一系列的人物形象,如號召群眾出糧出力支援前線的地方名流朱履先;不畏生死、治病救人的高級醫師崔義田等。
       鎮江紅色文化符號數字化視聽體系還包括電影道具、場景、事件。道具設定會使人物形象塑造變得更加豐富、立體。如人物使用的刀劍、槍械等兵器。場景設定還需依據史實資料進行創作,如丹陽游擊隊縱隊番號舊址位于丹陽市訪仙橋裴家祠堂,可實地考察或者根據圖片資料進行藝術化創作以保證紅色文化符號的嚴謹及真實性。新四軍的鐵軍精神也體現在一次次與敵軍浴血奮戰中。紅色故事有黃橋戰役、賀甲戰斗、郭村保衛戰中鄭少儀夜送情報等,重大歷史事件整合串聯在一起,可以更全面系統地向人們展示鎮江革命史中重要的歷史印記和地理坐標,從而加深印象,進行更有效的紅色文化傳播。

3.2利用先進數字技術,豐富鎮江紅色文化符號表現形式

     麥克盧漢認為,“快速發展的媒介使人們的交往方式及人的文化形態產生了重大變化”[6]。隨著媒體融合發展,出現了如微電影、短視頻、網絡劇等新媒體形式,承擔著信息載體和傳播媒介雙重功能。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可為紅色文化影像符號提供更多藝術表現形式。如2017年面對青少年推出紅色文化啟蒙教育動畫系列片《紅游記》,以動漫形式展現革命時期發生在瑞金的經典故事。隨著手機端視頻剪輯APP的出現,如剪映、小影等,非專業人士也都可輕松創作短視頻,為大眾參與紅色文化符號影像創作、互動提供技術條件。
       推進數字技術與紅色文化相融合,還有H5動畫、虛擬仿真動畫、交互式場景漫游動畫、動漫游戲、短視頻、動畫短片、表情包、動漫周邊等豐富多樣的形式。2019年江蘇省高校本科優秀畢業設計《烽火記憶——紅色主題教育與展示交互綜合設計》在豐富的紅色文化文獻研究基礎上,對鎮江市京口美術館所在地塊進行更新改造設計,將其改造為"烽火記憶•紅色主題"的展館,通過公共環境設計、人體工程學、視覺符號、視聽語言以及交互等數字技術的綜合運用,打造了一座具有感染力、沉浸感的虛擬紅色文化抗戰主題展館。作品于移動端展示,以展示新四軍抗戰場面的H5動畫作為開場,運用全景實現虛擬VR技術展示場館,在漫游中觀賞老兵物件等文物,體驗身臨其境的主觀視角,點擊老兵照片播放老兵采訪視頻、紅色主題游戲等環節的交互設計大大提高受眾參與度,加深紅色文化感知。作品由環境藝術設計、數字媒體及視覺傳達專業的同學共同合作完成。本次作品的創作經驗也為創新鎮江紅色文化符號表現形式提供思路。

3.3創新鎮江當代紅色故事影像表達,符合當代大眾審美需求

     在新媒體時代背景下,大眾審美正在向著互動性、綜合性以及娛樂性的方向轉變。鎮江當代紅色故事主要以名人傳記、新聞紀實、文化宣傳等為內容,宣傳說教意味較為濃厚,制作精度也有待提高,與大眾審美需求還存在一定距離感。創新鎮江當代紅色故事應遵循影視藝術創作規律和方法,從當代大眾審美出發,創新故事內容、影像敘事、表現形式等,讓影像符號所蘊含的藝術價值能夠對受眾產生吸引力并引起共鳴。
      紅色故事多采用歷史或現實題材。以紅色歷史文化符號作為故事內容,如“中華唱詩班”系列動畫《夜思》展現中國著名外交官顧維鈞的家國情懷,短片在嗶哩嗶哩上線16小時便突破了20萬觀看量。作品注重真實情感和人物塑造,強化影像敘事,實現教育與藝術審美間的跨越與轉化,最終將昂揚向上的精神力量傳遞給觀眾。紅色故事還可以以展現當代紅色精神內核作為故事內容,如抗疫故事、脫貧攻堅故事等。2020年4月,抗疫動畫短片《最強醫生》系列中以針筒、體溫計為武器的醫護人員,穿戴防護服與病毒展開激烈的戰斗,短片通過這種具有鮮明特征的影像符號表達對一線抗疫人員的敬意。作品引發網友熱議,在部分視頻網站播放量已超100萬次。扶貧題材電視劇《山海情》中的戈壁灘、西北方言、奮斗故事等充滿藝術感染力的視聽符號引發全網討論,成為團結大眾審美的經典之作。作品真實而生動地還原生活,從立體的人物形象身上感受到其所蘊含的豐富歷史話語,以有溫度的故事體給予人們力量與信心。創新鎮江當代紅色文化故事,不僅使大眾對紅色文化產生認知,更重要的是對新時代紅色精神內涵的有所感悟,在平凡的生活中體會其延續下來的中國精神。
      紅色故事還需重視影像敘事及表現形式。故事化敘事和合理的敘事結構使作品更具觀賞性和趣味性,能讓受眾迅速地進入審美情境!兑顾肌分胁捎昧瞬鍞⑹址,過去與現在不同時空的轉換使得故事生動再現。紅色故事的表現形式不同,創作方式不同給大眾帶來的審美體驗也會有所區別。如江西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推出“5G紅色旅游示范區”,體驗者通過VR實景沉浸式參觀,身臨其境了解“八一”起義的歷史背景、意義等,VR技術改變了體驗者的感官感受,這種知覺的轉化意味著記憶構建中情緒、情感的增強其持續作用也使受眾對紅色文化更具認同感。

3.4大力拓展影像媒體傳播途徑,提升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影響力

       影像傳播多元性、互動性、高效性的特點已經重新定義了人們獲取和傳達信息的主要方式。紅色文化符號通過影像傳播有著時代發展的必然性。利用新媒體傳播特點與優勢,以新四軍革命紀念展館、鎮江博物館等為主線,以鎮江紅色文化符號數字化視聽體系為基礎建立紅色資源基地網絡平臺和數據庫,拓展影像媒體傳播途徑。文字、聲音、圖片、視頻、模型等可借助音頻講解、VR展現等先進手段進行展示,使大眾可以足不出戶、隨時隨地感受紅色文化。內容可鏈接移動端社交媒體,通過互動加強對鎮江紅色文化符號的認同感。
      平臺還可結合鎮江紅色文化的宣傳活動,組織專業團隊創作高品質影像作品,以微電影、短視頻、動漫、VR等形式展現當代鎮江紅色系列故事,以精品引發大眾互動,主動傳播。系列作品要有計劃投放,形成持續性。凝聚政府部門、專業團隊、大眾傳播多方合力,形成組織、生產、傳播良性循環。鎮江金山文化旅游節中“傳承紅色基因、培育時代新人”紅色之旅也可結合紅色經典、時事政治、區域文化等創作影像作品,在網絡媒體上進行多渠道的互動傳播,增強信息傳播實效性,擴大鎮江紅色文化傳播范圍,提升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影響力,可以更好地推動鎮江紅色文化符號“走出去”。

3.5持續推進紅色文化產業,打造特色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品牌

      鎮江紅色文化產業要整合區域人文與自然資源,發掘生態文化、紅色文化等多元化旅游資源,打造“旅游+文化”品牌。持續推進鎮江紅色文化產業發展,使紅色資源優勢真正轉化成文化發展優勢。一方面要加大紅色文化產業建設,政府要在政策引導、融資等方面給予必要支持,吸引社會資本以多種形式投資紅色文化,大力開發紅色文旅活動、組織紅色文化影像創作大賽等活動,逐步積累紅色文化符號。將紅色文化符號融入生態休閑旅游中,使游客在游玩中體會鎮江特有的紅色文化符號[7]。另一方面要著力打造紅色文化品牌。設計具有地域特色的動漫形象講述鎮江紅色故事,創作具有當今時代特征、反映鎮江歷史名稱風貌、區域文化特征的系列精品影像作品。還可以將動漫廣泛用于宣傳、文創等周邊產品設計中,使受眾者有更多的機會了解和接觸紅色文化符號。地方高校作為培養專業人才主要陣地,承擔著文化傳播與傳承的責任,也應重視地域紅色文化符號的實踐創新。充分利用地域文化資源,進行紅色文化產品開發,同時形成具有地域特色、時代特征的教育資源,為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品牌孵化奠定基礎。
 

4結語

     新時代弘揚紅色文化具有重要的社會價值和現實意義。新媒體時代,我們需要不斷創新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內容、結合數字技術以影像形式講好鎮江當代紅色故事、拓展影像傳播途徑、打造特色鎮江紅色文化符號品牌,多方凝聚合力,最大化發揮鎮江紅色文化符號的育人功能及精神引領,從而實現大眾對鎮江紅色文化符號的理解、認同與傳承。

參考文獻

[1] 安然,王勃然.紅色文化符號及其介體功能解讀[J].紅色文化學刊,2017(3):89-90.
[2] 人民網.中國光產黨新聞網.精神的力量!習近平談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EQ/OL].(2019-06-17)[2022-03-01].http://cpc.people.com.cn/big5/n1/2019/0617/c164113-31156230.html.
[3] 趙毅衡.重新定義符號與符號學[J].國際新聞界,2013,35(6):6-14.
[4] 汪娟,高軍.區域紅色文化融入高校思政課的基本路徑——基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視角[J].江蘇理工學院學報,2018(1):117-121.
[5]  (美)約翰·杜威著.傅統先譯.經驗與自然[M].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5.
[6] (加)馬歇爾·麥克盧漢.何道寬譯.理解媒介:論人的延伸[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
[7] 濮晗.多元文化融合視角下句容茅山旅游資源開發研究[J].漢字文化,2020(20):165-166,176.
 

基金項目:2020年度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一般項目“意識形態視野下當代中國動畫角色設計與創新研究”(課題編號:2020SJA2062);2019年江蘇大學高等教育教改研究項目“以立德樹人為導向進行《卡通繪畫技法與欣賞》課程思政改革研究與實踐”(項目編號:2019JGYB071)。
作者簡介:李莎(1982,8-),女,江蘇徐州人,碩士研究生,講師,研究方向:動畫意識形態及其數字化傳播。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