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淺談新媒體時代影視類專業人才的寫作能力培養

2022-06-05 點擊:
王藝璇
(南京傳媒學院,江蘇南京 210012)
 
    摘 要:新媒體時代下,影視類專業的人才培養需要隨時代的變化而更新,但是目前從市場需求、人才培養方案等角度觀察,影視類專業人才的寫作能力培養尚不如其他專業技術能力培養完善,學生的寫作能力隨著市場的忽視而退化。新媒體時代影視類專業人才的寫作能力成為行業、高校和創作者自身都十分缺乏但又有大量需求的一種能力。該文力圖從行業環境、學校環境和學生自身特點等角度探索寫作能力培養的提高方法。
   關鍵詞:新媒體;影視傳媒;寫作
   中圖分類號:J90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a)-0078-04
 

Discussion on the Writing Ability of Film and Television Professionals in the New Media Era

WANG Yixuan
(Communiac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Nanjing ,Nanjing Jiangsu, 210013, China)
 
     Abstract: In the new media era, the talent cultivation of film and television professionals needs to be updated with the changing times, but at present, observed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market demand and talent training programs, the writing ability cultivation of film and television professionals is not yet,as perfect as other professional and technical ability cultivation, and the writing ability of students degrades with the neglect of the market. Accurately cultivating the writing ability of film and television professionals in the new media era has become an ability that the industry, universities and creators themselves are very short,but it is in great demand. This paper seeks to explore ways to improve the cultivation of writing ability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industry environment, school environment and students' own characteristics.
     Key words: New Media; Film &TV Media: Writing
 

1  新媒體時代對影視類專業人才的廣泛需求

      隨著新媒體時代到來,“宅經濟”催生了很多新興職業,如互聯網營銷師、在線教育、直播帶貨等。很多新職業并不是特殊時期下的曇花一現,而會成為未來的主流,越來越多的工作崗位會從線下轉移至線上,這些職業之所以能有廣闊的發展空間,離不開目前我國互聯網生活的高速發展。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絡視頻(含短視頻)用戶規模達9.27億,較2020年3月增長7633萬,占網民整體的93.7%。[1]影視消費成了普通群眾娛樂消費的重頭戲。
       2000年中國傳媒產業總產值只有1500億元;2013年突破了1億萬元;2018年突破了2億萬元;2020年雖受疫情影響,但仍然呈現正向增長的趨勢,并逐漸平穩。根據“傳媒藍皮書”課題組的統計,2020年中國傳媒產業總產值達25229.7億元,同步增長6.51%,雖然增長率較2019年下跌3.3個百分點,但依然高于GDP增長率[2]。顯然,未來互聯網業務下的相關崗位會成為新一輪職業競爭的藍海。高等教育正是要培養未來社會所需的人才,因此需要足夠的前瞻性,才能在高等教育中為學生提供合適的學習內容和實踐方式。做到真正的產教融合。
 

2  新媒體對影視類人才寫作能力的要求

      從用人單位角度看,2018年開始,新媒體成為傳媒人才需求的第一梯隊。“新媒體”“互聯網”分列2018年傳媒人才需求報告第一、二名,歸因于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向互聯網邏輯的融合發展;ヂ摼W+新媒體位于用人序列第一梯隊,人才需求旺盛。
     除了原生互聯網企業,轉型中的傳統媒體和傳播行業的人才增量幾乎全部向新媒體崗位急速傾斜,電視臺出現“融媒體記者”的概念。人才需求崗位全部新媒體化。

2.1  扎實的寫作基本功

     近年來,在創意寫作類的課程總結中多會關注到互聯網環境下的文體變化,但事實上寫作的本質從未改變,基本的文字能力要求很難動搖,標點正確、用詞準確、語句通順、主題鮮明,無論是否在新媒體環境下進行寫作都應該保證基本的技巧正確,但恰恰一些眼高手低的學習者忽略了基本功的重要性,導致寫作內容漏洞百出。若想鍛煉扎實的寫作基本功,至少應該保證一定的寫作量,只有量變才能引起質變,在訓練的同時也應保證訓練內容的正確性,有的學生雖然完成了大量的練習稿、但其文字沒有和讀者見面,沒有經過專業老師的反復指導,也沒有在完成作品后進行復盤,因此寫作水平停滯不前。因此,教師在完成課堂知識點的講解后,應該進行有針對性地訓練和作業講解,這樣對于學生的能力培養會有較快的提高,學生才能在未來的影視傳媒類應用寫作中得心應手。

2.2 具備適應新媒體受眾和平臺的寫作創意能力

     新媒體環境下的寫作和傳統影視寫作的最大區別在于受眾和平臺的不同。從受眾的視角觀察,傳統紙媒或電視媒體的寫作面向的是中老年群體,在寫作表達上會更正式、嚴謹,通俗易懂。但是在新媒體的環境下,影視傳媒寫作面向的是年輕人,他們往往是80后、90后甚至是00后。00后作為網絡時代的原住民,在語言表達上更加年輕化。從平臺的視角觀察,傳統的傳媒寫作內容包括新聞雜志寫作、專欄寫作、紀錄片寫作、電視新聞寫作和影視劇本寫作等方向,現在媒體行業日新月異,紙媒和電視欄目逐漸不再成為千禧一代的主流媒體消費方式,互聯網承載了幾乎一切信息的傳播,很多傳統媒體紛紛轉向網絡媒體,直接從源頭上影響了寫作的方式和內容。
      2021年12月15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了《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2021)》,其中第93條明確說明“未經授權自行剪切、改編電影、電視劇、網絡電視劇等各類視聽節目及片段的”都屬于“其他違反國家有關規定、社會道德規范的內容”大類中。這一禁令頒布后有不少視頻搬運號紛紛沒有躲過被下架的命運,原創內容的稀缺與受眾日漸增長的娛樂需求之間的矛盾變得越來越明顯。

2.3 有極具辨識度的寫作風格和獨立的個人思想

      新媒體環境下的寫作,個人的努力常常會被埋沒在互聯網浩瀚的信息海洋之中,形成個人風格本身也有利于形成個人品牌,提高寫作作品在業內的知名度。編劇、文案等工作作為影視項目前期籌備中的重要環節,卻常被忽略。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幕后寫作團隊和個人開始受到重視,熱播喜劇綜藝“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創造性地將作品編劇請到節目錄制現場,為幕后的編劇提供更大的曝光量,通過這樣的節目形式,其實觀眾很容易就能發現每位編劇強烈的個人風格,并且追隨其作品,節目中的編劇六獸就成功從幕后轉向幕前,獲得了更多的曝光和行業機會。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同時也在不斷邀請、篩選廣大喜劇寫作愛好者,通過創作作品參與到節目中。這都說明了編劇行業開始受到業內團隊和普通觀眾的關注,編劇的個人寫作風格開始成為提高編劇知名度的重要因素。
       不僅在編劇行業個人特色變得越來越重要,在自媒體行業,獨立思考的能力更是保證自媒體人能夠被廣大受眾所記住的重要原因,形成獨特的個人觀點,而不是人云亦云,一個人最大的特點就在于思想的獨特性。
 

3  影視類人才寫作能力培養困境

3.1缺失原創性內容創作

      在以往的新媒體環境中,用人單位更看重的是拍攝、剪輯能力的掌握,而忽略了內容創意方向的內容創新,陷入人人都能提筆,寫作不值一提的誤區。知名編劇汪海林評,愛奇藝、優酷和騰訊視頻十年間消耗成本1000多億元,卻仍陷虧損困境,難以盈利。近日,愛奇藝還被曝出大規模裁員,引發網友關注,而愛奇藝唯一呈現品牌效應的“迷霧劇場”也因為影片質量低下而難再出,包括2021年播出的《八角亭迷霧》和《誰是兇手》在影片口碑和收視率上卻遠不“迷霧劇場”剛開播時的《隱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事實上,愛奇藝表現出來的現象并不是個例,優酷、騰訊等一眾資本雄厚的網絡視頻平臺都呈現出疲軟態勢,究其原因,內容式微、缺乏持續輸出的原創內容是空有雄厚資本的視頻平臺所陷入的困境,反觀中國年輕世代高度聚集的文化社區和視頻平臺嗶哩嗶哩,作為一家不靠廣告作為收入來源的視頻平臺,卻一直保持高水準的內容輸出,在成本有限的情況下,精彩、符合年輕人口味的創意和完整有趣的故事就成為這家視頻平臺的重要法寶。

3.2 缺乏創新性寫作教材

      教材編寫方面,現有專業教材年代久遠,甚至沒有針對影視傳媒寫作課程的教材,更多的是關于紀錄片創作、采訪提綱撰寫和劇本創作相關的書籍。但針對新媒體文章的寫作書籍卻寥寥無幾。[3]
      現在面臨的問題是缺乏專業系統的新媒體寫作教材,要么內容太老,要么過于強調理論。以關鍵明的《爆款文案》和豐信東的《小豐現代漢語廣告語法辭典》為代表的行業工具用書雖然有較強的實踐性,但是書籍的時代局限性較大。新媒體之所以被稱為“新”媒體,正是在于其日新月異的變化,即使出了書和相關教材,等到書籍面市,也難免已經跟不上新媒體的發展。以劉衛東為代表的《創意寫作基本理論問題》和傳統影視文學寫作書籍主要研究內容在于寫作的底層邏輯和相關理論思考,對寫作實踐的直接幫助較為有限。因此,在本科教學中需要大量的實踐數據和經驗的積累,高校教師在進行課堂授課的同時也應注重教材的創新和補充,以一流課程為授課目標,保證教材同步更新。

3.3 缺少寬松的創作環境

      新媒體行業門檻低,魚龍混雜。由于新媒體行業與生俱來的娛樂性,導致很多從業者僅憑一腔熱血和三分鐘的熱度就想加入到媒體人的行列中。新媒體傳播的人才選拔中更看重ps、pr等技術操作層面的掌握程度,卻忽略了文字寫作能力也是一種技術操作,看似人人都上過作文課,但能準確把握讀者的文案人才卻少之又少。[4]
      雖然網絡平臺的內容創作空間相對自由,門檻也相對較低,但是隨著網絡平臺的逐漸成熟完善,各種流量池的游戲規則也變得越來越復雜,頭部創作者自然擁有更多曝光機會,但是從零開始的初級創作者卻難再被發現,嗶哩嗶哩自由平等的創作空間在今天的互聯網世界里無疑非常寶貴。相對地,學生在進行課堂創作訓練的時候也需要一個更寬松的創作環境,前互聯網時代的傳統訓練更多的是針對應用文和正劇,但是在互聯網“娛樂至死”的年代里,創造力和趣味性變得更加重要,在緊張的創作氛圍里自然難出佳作。
 

4  影視類人才的培養方案與未來發展

      以清華大學為首的高校取消新聞專業的本科生教學。新聞傳播學、電影學等都是應用型非常強的學科,應當培養出大批新聞傳播一線的人才。無論是校園內的專業培養還是校園外的行業培養都不應淡化寫作能力的應用特點,不應脫離社會實踐。在融媒體互聯網高速發展的今天,傳播溝通的高手來自何方?無論是專業學生還是從業者都應從有用的范疇去確立新的發展模式,走出“高精專”的傳統應用寫作的“孤島”。

4.1 保持行業敏感度 緊跟行業發展步伐

      如何走出傳統應用寫作的“孤島”?寫作人才應該跳出寫作本身,用更高的站位審視影視傳媒行業的發展,緊跟行業發展步伐[5],探索寫作新思路。目前,短、長視頻平臺業務互相融合發展。以抖音為例的短視頻平臺開始推出橫屏短劇,延長單個視頻播放時長,以愛奇藝為首的長視頻平臺也開始涉足短劇的創作。短視頻平臺通過推出與自身平臺更為匹配的“微劇”“微綜藝”來試水,再逐漸進入長視頻領域,多家短視頻平臺紛紛推出短視頻青年創作計劃,旨在提高短視頻創作的門檻與質量。而短劇恰恰是青年學生練習個人寫作能力的極佳切入口,短視頻本身制作水平有限,亟須科班學生提高劇情的敘事質量和人物塑造的豐富度,為短視頻創作的前期策劃打開新局面。
      在這種全新的行業模式下,創作者不能僅考慮內容創作,更需要站在平臺、觀眾、制片方等多個維度確定寫作方向。首先,明確寫作目的,文字承載的僅只是個人的價值觀,它代表的是集體和文化。創作者應避免閉門造車,用發展的眼光看待行業,為行業提供源源不斷的創作活力,積極參與各項寫作活動與比賽,與行業上下游進行緊密交流與合作。組織寫作研討班,參與寫作上下游的制片、宣傳、發行等工作。其次,針對具體一種寫作類型深挖內容價值,形成個人寫作方法論,觀摩學習大量同類型內容創作,同時融合個人思考,進行寫作方的深化與升級,挖掘爆款的融合性特質,積極參加寫作訓練營、內容孵化營等多樣活動。

4.2  結合相關技能 建立體系化知識結構

      互聯網時代下,寫作人才獲得知識的渠道異常豐富,單純基礎知識的講解已經無法滿足學習需求,高校教師能帶給學生的除了書本上的知識點,更重要的是知識點背后的邏輯、獲取知識的途徑以及轉化理論知識為實踐能力的方法。因此,新媒體時代下的教學環境對教師和學習者都提出了更嚴的要求,發出了更高的挑戰。在實踐磨煉中,學生會學習練學寫作以外的眾多知識技能。但是大多數技能的學習都各自為營,難以形成知識體系,無法運用在實踐中,自然所學知識點也難以被調動。除了相關理論知識,教師在教學環節也應結合其他相關技術類課程,完善學生的綜合創作能力。例如指導學生自行注冊自媒體賬號,從零開始了解創建賬號時會遇到的實際問題,再到如何設計賬號內容的板塊,最后落實到每篇文章或視頻的文字稿撰寫。如果是以圖文為主的內容,學生還應學習平面設計和文字排版相關的技能,鼓勵學生主動學習ps等平面設計相關課程,在實踐的過程中還可以鞏固知識點的學習。
      當然新媒體再新也逃脫不出傳媒的大概念,基本的理論知識應該成為《影視傳媒應用寫作》的前置課程。如《傳播學》《社會心理學》等新聞傳媒相關基礎知識。為學生的寫作提供扎實的理論基礎。

4.3  推動校企深度融合 打造學習共同體

      在高校與企業深度合作辦學的過程中,企業可以為高校提供前瞻思維和業界的豐富經驗,避免課程設計與市場脫節,高?梢詾樾袠I注入新鮮血業,提高行業活力。從高校的角度觀察,高?梢匝垬I內人士參與討論,企業項目進課堂,形成良好的互動的討論氛圍。很多時候并不是學生缺乏主動學習的熱情,而是課堂提供的教學內容和學生在實踐過程中面臨的困難難以匹配。在交流環節引入經驗豐富的業內人士不僅可以有針對性地為學生創作過程中遇到的難題提供針對性解決方案。從企業的角度觀察,企業可以從更加市場化的角度全面分析寫作內容中創作者自身沒有意識到的問題,為學生提供校外實踐基地,讓學生走出去,為內容創作提供帶有互聯網基因的全新思維方式,避免課堂教學與寫作環境剝離。
      在具體的人才培養方向上,可以依托多樣空間,以課程為載體,形成大范圍的實踐實訓平臺,在校園內,教師可以組織學生為學院和校園提供新媒體決策和解決方案。當前高校官方公眾號已經成為大學教師和學生之間傳遞信息,促進感情的重要渠道,同時也是打響校園品牌,擴大招生的重要法寶,校園的全國影響力得到擴大。校園以外,創作者可以為企業、平臺定制公眾號、百家號、頭條等文字內容,也可為其短視頻平臺賬號提供整體構思和文案腳本。一座城市不應排斥文化,而是與文化為伍,創作者的寫作作品可以參與城市文化創意建設,以筆者高校所在城市南京為例,南京正在建設全國重要文化創意中心,加快推進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創作者應該積極參與城市建設,整體打造文化城市的柔性空間。[6]
 

5結語

     綜上所述,找準課程定位和發展思路,在視野上與國際接軌,在教材上與團隊共建,在授課中與學生共商,在成果上與校企共享,是培養新媒體語境下培養綜合性影視傳媒寫作人才的破局之道。圍繞新媒體影視藝術相關課程,把全媒體采編、視聽語言、拍攝剪輯等專業課程為基礎,在課程上共享,在實踐中共促,在市場上共創,在發展上共贏。
      誠然,影視類專業人才的培養在教學實踐中的確存在一些現階段難以解決的客觀問題,但是隨著傳媒行業的不斷發展和影視專業的逐漸成熟,未來我國的影視傳媒將會呈現一個更平穩的發展態勢和更健全、完善的人才培養模式。高校通過發揮其獨特的人才培養優勢,和企事業單位形成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更有利于推動學生和社會接軌。
      未來,隨著新媒體的逐漸完善與成熟,影視傳媒應用寫作也許會成為與社會融合共創,成為相互交融的智能社會的創新型人才培養的重要組成。
 

參考文獻

[1]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R].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信息辦公室,2021.02.03.
[2]崔保國,徐立軍,于邁.傳媒藍皮書:中國傳媒產業發展報告(2021)[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21.
[3]丁燁.全媒體視域下藝術類院校的創意寫作教學探索——以上海視覺藝術學院為例[J]. 出版廣角,2021(5).
[4]葉煒.新文科背景下中國化創意寫作路徑思考[J].寫作,2021(04).
[5] 王臨珅.“互聯網+”背景下廣播影視人才發展機制和政策創新淺析[J].中國廣播電視學刊,2019(05).
[6]宗仁,邵愛菊,崔曉蔭,等.南京建鄴區:打造現代化國際性城市新中心[J].中國建設信息,2015(09).

作者簡介:王藝璇(1994,8-) ,女 ,遼寧大連人 ,碩士,助教,研究方向:電影史,電影理論,新媒體傳播。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