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伊德妃墓出土銀茶具及遼早期飲茶方式

2022-06-07 點擊:
秦 博
       (赤峰博物館,內蒙古赤峰 024000)
 
     摘要:赤峰博物館館藏一套遼早期銀茶具,為伊德妃墓出土。伊德妃本為后唐皇帝李存勖的妃子,后跟隨耶律德光來到遼地。該文結合陸羽《茶經》等史料對12件茶具的形制、功能進行分析,并推斷遼早期飲茶方式承襲唐代,同時分析該套茶具出土的意義及文化價值。
     關鍵詞:伊德妃墓;遼代銀茶具;飲茶方式
     中圖分類號:TQ174.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a)-0090-04

 

The Silver Tea Set Unearthed from the Tomb of Imperial Concubine Yide and the Way of Drinking Tea in Early Liao Dynasty

QIN Bo
(Chifeng Museum, Chifeng Inner Mongolia, 024000, China)
 
       Abstract: Chifeng Museum has a silver tea set in the early Liao Dynasty, which was unearthed from the Tomb of Imperial Concubine Yide. Imperial Concubine Yide was originally the concubine of Li Cunxu, the emperor of the Later Tang Dynasty, and then came to Liao with Yelv Deguang. Based on Lu Yu's The Classic of Tea and other historical material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shapes and functions of 12 tea sets, and infers the way of drinking tea in the early Liao Dynasty, which is inherited from the Tang Dynasty. At the same time, it analyzes the significance and cultural value of the unearthed tea set.
     Key words: Tomb of Imperial Concubine Yide; Silver tea of Liao Dynasty; The way of drinking tea

      2012年赤峰博物館和巴林左旗遼上京博物館,搶救性發掘了后唐妃子伊德妃墓,墓中出土了文物208件(組),以生活用具居多。出土文物中有一件銀執壺(見圖1),底部刻有“德妃宅”3個字,證明是德妃生前使用的器物!逗筇茣酚涊d:德妃伊氏,為山西汾州人,在后唐建立之前已嫁給后唐開國皇帝李存勖,后被封為“燕國夫人”。同光二年(公元924年),被立為德妃。公元926年,明宗李亶即位,遣散了莊宗后宮,德妃回到汾州。公元936年,后唐末帝李從珂派大將張敬達征討石敬瑭,石敬瑭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請求派兵援助。耶律德光親率5萬大軍南下,助石敬瑭滅后唐,建立后晉。此時,耶律德光將伊德妃帶到了遼懷州(今赤峰巴林右旗),于遼會同五年(公元942年)去世,去世時61歲。
 
圖1   銀執壺
      伊德妃墓中出土了一套銀具,其中有殘鐵釜、銀執壺、龍紋銀盒(見圖2),越窯青瓷碗(見圖3)、鎏金臺盞(見圖4)、銀花口尊(見圖5),以及銀缽(見圖6)、銀茶匙(見圖7)、銀渣斗(見圖8)。經過分析,為成套銀茶具,十分珍貴。伊德妃生活在后唐、后晉,后來在遼地生活,于942年去世,此時正處于后晉時期,北宋尚未建立,她的飲茶方式仍然是受到晚唐飲茶方式的影響。所以筆者多根據陸羽《茶經》分析伊德妃墓出土的茶具,并推測它們在飲茶中的用途。
 
    圖2  龍紋銀盒          圖3 越窯青瓷
 
  圖4  鎏金臺盞              圖5 銀花口尊
 
圖6銀缽                     圖7  銀茶匙
 

1  伊德妃墓出土銀茶具

1.1貯茶具:龍紋銀盒

      盒為五瓣連弧形,盒蓋盒身為子母口,可以扣合。蓋正中鏨刻一條三爪龍紋,五曲部分共鏨刻有五只鴛鴦圖案。盒邊緣飾一圈簡化的蓮瓣紋加聯珠紋。盒身下腹鏨刻一周蓮葉和蔓草。龍紋銀盒口徑達21.5cm,高15.8cm,器型較大,陸羽《茶經》中提到了一種制茶餅的模具——規:“規,一曰模,一曰棬。以鐵制之,或圓,或方,或花。”規用來把茶壓緊做成茶餅,唐代很講究成品茶的美觀,所以相應的唐代茶餅的形狀就有圓形、方形,或者花型。該銀盒呈五瓣花型,有蓋,且制作精致,紋飾精美,結合《茶經》中有花形規的形制,推測該銀盒是花形茶餅的貯茶用具——茶盒。德妃使用的該套茶具極為考究,大多為銀制。陸羽在提到釜時也曾感慨:“用銀為之,至潔,但涉于侈麗。雅則雅矣,潔亦潔矣,若用之恒,而卒歸于銀也。”所以德妃使用的貯茶盒比《茶經》中提到的竹制盒等更為考究,也不足為怪。
       唐代將茶葉做成茶餅,其實就是“蒸青餅茶”。其制作方法《茶經》載:“晴,采之,蒸之,搗之,拍之,焙之,穿之,封之,茶之干矣。”即在晴好的天氣采茶,用甑把蒸茶,蒸后放在杵臼中搗碎,將搗碎的茶葉放在方形、圓形、花型模具中拍壓成餅,然后將茶餅穿起晾干再保存。這種做法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茶葉的原味,更便于長久保存。

1.2煮茶具:殘鐵釜、銀匜、銀茶匙

      伊德妃墓出土的鐵釜殘損嚴重,一側有方耳,另一側耳缺失,釜底殘缺!恫杞洝罚“鍑以生鐵為之,今人有業冶者所謂急鐵。其鐵以耕刀之趄煉而鑄之,內摸土而外摸沙土;趦,易其摩滌;沙澀于外,吸其炎焰。”這里鍑即是釜,提到釜一般用生鐵鑄造,唐代“煮茶法”是在釜中煮水,待水開后,倒入篩過后的茶末煮茶,同時再加入蔥、姜、鹽等調料。所以釜是煮水工具。
      既然該鐵釜的功用是煮茶,在出土的其他器物中,還有與煮茶過程配套的工具,即銀缽、銀匜和銀茶匙!恫杞洝分刑岬搅“鹺簋”這種容器。“以瓷為之,圓徑四寸,若合(盒)形,或瓶、或罍,貯鹽花也。”鹽花即鹽組合的結晶體,唐代的鹽多來源于“煮海成鹽”。鹺鹽可以說是唐代特殊的飲茶用具之一了。因為唐代制茶工藝尚沒有宋代成熟,不能去除茶葉的苦澀和青草氣味,需要用調味品中和。除加鹽外,還可加蔥、姜等調味品。不過陸羽推崇的是煮茶過程中只加鹽的“煎茶法”,不贊成“粥茶法”。“用蔥、姜、棗、橘皮、茱萸、薄荷之等,煮之百沸,或揚令滑,或煮去沫,斯溝渠間棄水耳,而習俗不已。”[1]不贊成加入多種調味品。銀缽從形制上比較推斷,與鹺鹽功能相同,是盛放鹽等調味品的容器。
      銀匜一側有流,與《茶經》中記載的瓢功能相同,“剖匏為之,或刊木為之”,為舀水工具,釜內煮茶的輔助工具。銀茶匙的器型比勺的器型要大,在《茶經》中提到煮茶過程中,水二沸時要去掉上面水沫,或一升水每人分5碗等這樣的細節,但未提到需要用什么工具去完成,瓢一側有流,似乎不太適合去沫、分舀這個過程,銀茶匙應該就是完成這些過程的工具。茶匙在宋代成為“擊拂工具”,用來在點茶過程中環回擊拂。

1.3飲茶具:銀葵口盞托、越窯青瓷碗、鎏金臺盞

       銀葵口盞托由盞、托盤和圈足三部分組成。盞,敞口、曲腹內收、平底。托盤,五瓣葵花形口沿,口沿至底部有五道凸棱將盤面均勻分成五瓣,敞口,弧腹。高圈足稍外撇。盞托分體打制,焊接成型,盞和托盤焊為一體。盞托用來承托杯盞、茶碗,宋人程大昌在《演繁露》中說:“托始于唐,前世無有也。”可見盞托在唐代開始使用。盞托除固定茶盞外,還能防止燙手或茶湯散落,即“持托飲茶”。
       這套茶具還包括兩件越窯青瓷碗,是放在銀葵口盞托上使用的!恫杞洝诽岬剑“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壽州、洪州次……越州瓷、岳瓷皆青,青則益茶,茶作白紅之色。”[2]陸羽認為,越窯青瓷碗無論從質地、功能還是泡茶的顏色上,都是最佳的飲茶具。由此可見伊德妃不但喜愛飲茶,還注重茶具的選擇。
       還有一件茶具鎏金臺盞,托與盞連成一體,中間無焊接,可分拆,模具成型。宋代程大昌《演繁露·托子》載:“古者彝有舟,爵有坫,即今俗稱臺盞之類也。然臺盞亦始于盞托,托始于唐,前世無有也。”[3]可見臺盞從盞托發展而來。遼代飲酒、茶也使用臺盞!哆|史·禮志三》:“宋使祭奠吊慰儀……大使近前跪,捧臺盞,進奠酒三,教坊奏樂,退,再拜。”[4]臺盞的特點是一體性,瓷器的臺盞較多,可以是一體燒制,也可以是上盞下托,中間是榫卯口安裝。遼墓中出土了很多上下一體的單色釉的瓷器臺盞,鎏金臺盞極為少見。

1.4溫器:銀執壺和銀花口尊

      兩件器物為組合使用,執壺正好可以坐落在花口尊內。銀執壺長頸,圓形腹,管狀流,扁平執柄,壺流和壺柄焊接在壺身上;銀花口尊口沿呈花瓣形,造型別致。
     執壺本是酒具,唐代因對酒的提純程度不高,雜質偏多,為了防止堵塞,壺流一般很短,寬口。晚唐五代時執壺頸加高,壺流變成較長的曲流,和這件銀執壺的特征相符。在多數遼早期壁畫中,執壺也是遼貴族生活場景中經常出現的物品,多數為瓷器,銀執壺較為少見。宋徽宗趙佶的《大觀茶論》中提到了“瓶”,也就是湯瓶、執壺,他認為“瓶宜金銀,大小之制,惟所裁給”。到了宋代,點茶之風盛行,文人墨客比較推崇金銀制的執壺作為點茶用具。結合這組茶具和唐代飲茶方式分析,伊德妃使用的銀執壺應只是作為向碗中或盞中注水的用具。
       在遼代多幅飲茶題材的壁畫中出現過瓷花口尊,花口尊出現于晚唐時期。尊外形寬闊,恰好能放置執壺,執壺流剛好在尊口上方。兩件器物在組合使用也經常是遼代《備茶圖》上的常見器型;ǹ谧鹗亲鳛闇仄魇褂玫,在尊內直接注入沸水,可使執壺保持熱度,可做飲茶具或飲酒具。
     銀執壺的底部刻有“德妃宅”三個字,不但證明了這套茶具是伊德妃生前使用,而且也說明了這件銀執壺和銀花口尊是伊德妃生前喜愛之物。12件茶具中,只有銀執壺底部有銘文。
      值得注意的是,這套飲茶具中還包括一件渣斗,寬口沿小口徑,宣化遼墓壁畫上也經常出現渣斗,陳國公主墓中也出土過一件類似形制的金花銀渣斗(見圖8)!恫杞洝分胁]有提及渣斗,但渣斗的出現要早于唐代,是衛生用具。該件渣斗口徑很小,應是在飲茶中作為傾倒廢水之用。
 
圖8 銀渣斗
      遼墓壁畫中的飲茶題材豐富,考古中也不乏單件茶具出土,像伊德妃墓中出土種類基本齊全的實物茶具,尚屬首次,這12件飲茶用具的出土填補了遼代完整飲茶具出土的空白。
 

2 遼早期飲茶方式

      茶本南方嘉木,遼代疆域大部分處于松漠,氣候寒冷,不產茶葉。茶葉多通過與五代和北宋的貿易交流、互相饋贈而得來。契丹受中原影響喜愛飲茶,這從遼墓考古出土的多幅《飲茶圖》《備茶圖》中可知,飲茶已經是契丹上層社會一種普遍風尚。
      中原輸往契丹的茶葉多是餅茶,《遼史·禮志》行餅茶,契丹上層社會還流行一種“團茶”。宋張舜民《畫墁錄》載:“有貴公子使遼,廣貯團茶,自稱遼人非團茶不納也,非小團茶不貴也。彼以二團易蕃羅一疋,此以一羅酬四團。”[5]可見契丹人對茶葉選擇的考究。
       關于遼代的飲茶習俗,河北下八里宣化遼墓壁畫為學者提供了豐富的研究材料。通過楊泓等學者對張世卿墓中壁畫《備茶圖》進行研究,從茶具上分析遼中晚期,飲茶習俗受到北宋飲茶方式影響,使用點茶法。宋徽宗趙佶,文臣蔡襄都對點菜有獨到的見解,“點茶不一,而調膏繼刻,以湯注之,手重筅輕,無粟文蟹眼者,謂之靜面點”[6],“鈔茶一錢匕,先注湯調令極勻,又添注入,環回擊拂,湯上盞可四分則止。視其面色鮮白,著盞無水痕為絕佳”[7]。遼代中晚期飲茶方式也深受點茶法影響,這從壁畫中的點茶具可以窺探一二,同時遼墓中出土的建窯盞也不在少數。與唐代認為越窯青瓷是絕佳的飲茶具不同,宋代認為建窯盞是最佳點茶和斗茶具。
      而伊德妃墓屬于早期遼墓,德妃去世時處于后晉時期,北宋尚未建立,通過前述對茶具的使用功能分析,德妃使用的還是唐代的“煮茶法”。同時這也說明了遼早期的飲茶方式受唐影響較大。
      唐代飲茶方式分為粥茶法和煎茶法,粥茶法即前面提到的將蔥、姜、棗、橘皮、茱萸、薄荷放在釜中煮,也可稱之為“吃茶”,文人雅士不提倡這種方式!恫杞洝分,世人推崇其中的飲茶方式,即炙茶、研磨、注水、煎茶、品茶,雖過程繁瑣,但體現的是一種飲茶的境界和平靜的心態。從伊德妃墓出土茶具中也可以看出“煎茶法”對遼代也影響至深。
      《茶經》中記載的煎茶法,先將茶餅炙烤,冷卻后用茶碾碾成茶末,用茶羅過篩。釜中煮沸水,初沸時水泡如魚眼,將少量鹽投入沸水中。二沸時釜邊如涌泉,此時要從釜中出水一瓢﹐以備三沸茶沫要溢出之時,救沸之用,有如煮水餃時以冷水湯點止沸。與此同時以竹夾繞沸水中心環繞攪動,以使沸水溫度較為均衡。并及時將備好的茶末按與水量相應的比例投入沸水之中。水三沸時,勢若奔濤,釜中茶的浮沫溢出,要隨時以備好的二沸水澆點茶湯,止沸育華,保持水面上的茶之精華(亦稱之為 “茶花”)不被濺出﹐但應將浮在水面上的黑色沫子除去﹐以保持所煎茶湯的香醇。當水再開時,茶之沫餑漸生于水面之上﹐如雪似花﹐茶香滿室。
      伊德妃墓這套銀茶具中,除沒有茶碾、茶羅,其余茶具均都適用于“煎茶法”。這也是遼早期契丹的主要飲茶方式。
 

3 伊德妃墓出土銀茶具的文化價值

      在伊德妃墓中出土了一方墓志,側面說明了德妃的家世、德行以及生活格調。嫁給后唐莊宗李存勖之前“惠敏非常,聰巧難繼,婦儀克俻,女德無虧。玉管朱絲,乃得生知之妙,寶刀金尺,咸推神助之奇,而又別蘊智謀,好攻詞術,世重幄環之見,時成賦雪之辭”。這反映了伊德妃待字閨中時琴棋書畫皆通,且聰慧。嫁給李存勖后,初被封為“燕國夫人”,她“出坐魚軒,入;⑨,忌管弦而不聽,貴示忠規,服濣濯以去奢,潛修陰教,遂致莊宗皇帝雄圖漸熾,霸道彌隆”。成為燕國夫人后,言行更加謹慎,忌管弦、尚簡樸,恪守女子教化,輔佐莊宗皇帝。因德行高尚,被封為“德妃”后,“由是服擬祎褕,位隆宮顯,虔修內則,克保和鳴,嬪嬙共仰于雍柔,嘗初能臻于嚴潔”,更體現了伊德妃的氣度和自律。
      公元936年,后唐末帝李從珂派大將張敬達征討石敬瑭,石敬瑭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請求派兵援助。耶律德光親率五萬大軍南下,助石敬瑭滅后唐,建立后晉。同時,耶律德光將德妃帶到了遼懷州(今赤峰巴林右旗),這極有可能是伊德妃的德行和品行聲名遠揚,被帶回遼地出于某些政治目的,而非被納為妃。“……乃將德妃來歸上國。于是特修宮苑,俾遂優逰厚有,又特令充贍給,降鴻私而迥異,方故國以無殊。”[8]即使到了遼地,也被給予了優厚的待遇。
      史書對伊德妃的記載雖然簡略,但墓志上描述的卻是一個形象鮮活的伊德妃。這套銀茶具也從側面印證了她生活高雅,情趣高尚,愛茶,飲茶,甚至身上帶有士大夫的境界和品格,堪為女子的表率。
      考古中出土的各類茶具不在少數,然而成套茶具的出土,據公開資料顯示,只有陜西扶鳳縣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唐僖宗御用茶具,代表了唐代飲茶文化達到的最高境界。德妃墓出土的這套銀茶具種類基本齊全,為研究遼代的飲茶文化,遼與后唐、后晉的關系,提供了非常難得的實物資料。
 

參考文獻

[1] 陸羽. 茶經·六之飲[M].沈冬梅,評注. 北京:中華書局,2015:97.
[2] 陸羽.茶經·四之器[M].沈冬梅,評注.北京:中華書局,2015:64.
[3] 程大昌. 演繁露[M].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2018.
[4] 脫脫,等. 遼史[M].北京:中華書局,2016:839.
[5] 田廣林.契丹禮俗考論[M].哈爾濱:哈爾濱出版社,1996:246.
[6] 蔡襄,等.茶錄·外十種[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5:44.
[7] 蔡襄,等.茶錄[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5:13.
[8] 馬鳳磊.后唐德妃伊氏墓志銘釋考[J].草原文物,2016(2):98-103.

作者簡介:秦博(1981,12-),女,蒙古族,內蒙古赤峰人,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遼代歷史文化。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