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唐河針織廠、電廠畫像石墓圖像配置探析

2022-06-08 點擊:
馮宇君
(四川大學 考古文博學院,四川成都610000)
 
      摘要:唐河針織廠墓與電廠墓是南陽地區保存較為完整的畫像石墓。其內畫像石內容和題材豐富,且在畫像配置上呈現一定的規律。該文對唐河針織廠、電廠畫像石墓墓葬形制和畫像石內容進行梳理,探討其墓葬結構與畫像石的配置情況,并闡釋兩座畫像石墓對稍早或同時期畫像磚、壁畫的題材和表現形式的承襲與演變,以及對東漢中晚期畫像石墓畫像題材與配置的影響。
      關鍵詞: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畫像石;漢代
      中圖分類號:K87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2096-4110(2002)03(a)-0098-04
 

The Logic and Meaning of the Images in the Stone Tombs Unearthed from Tanghe Knitting Factory and Power Plant

FENG Yujun
(School of Archaeology and Museology, Sichuan University, Chengdu Sichuan, 610000, China)
 
     Abstract: The tombs of Tanghe Knitting Factory and Power Plant are well-preserved stone portrait tombs in Nanyang area. The carvings on the stone reliefs are diverse and show regularity in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portraits.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distribution and combination of the two tombs structures and the images drawn on the stone reliefs. Then explain the influence of the two tombs on the portrait tiles and murals of earlier or the same period, including their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content and rules. At the same time, this article explains the influence of the stone reliefs in the two tombs on the content, theme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stone relief tombs of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Key words: Stone Portrait Tomb at Tanghe Knitting Factory; Stone Portrait Tomb at Tanghe Power Plant; Stone portrait; Han dynasty

       漢畫像石是一種為喪葬禮俗服務的功能藝術,不僅具有裝飾作用,更重要的是畫像石內容充實了墓葬建筑物的內涵[1],從漢畫像石的題材和配置形式可窺見漢代人的喪葬觀念。河南南陽地區考古發現漢畫像石墓數量豐富,具有一定的地域性特征。20世紀七八十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唐河縣陸續發掘了兩座保存較完整的漢畫像石墓,是研究漢代墓葬的珍貴資料。其中發掘時間較早的是唐河針織廠畫像石墓,隨后在其附近發現電廠畫像石墓和針織廠二號墓。兩座墓葬均無紀年,發掘者認為唐河針織廠畫像石墓的年代是東漢早期,電廠畫像石墓的年代為西漢晚期。隨著南陽地區其他漢畫像石墓的發掘和考古資料增多,對于兩座墓葬年代的判定有了新的認識。呂品、周到認為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的年代可以提前至西漢晚期。張勇則將其年代判定為東漢早期偏晚,晚至東漢中期偏早,電廠畫像石墓的年代是新莽時期到東漢早期之間,針織廠墓稍晚于電廠墓,年代為東漢早期偏晚或東漢中期偏早,針織廠二號墓晚于前兩者。[2]。兩墓畫像石保存情況較好,內容包括車馬出行、仙人神獸、樂舞百戲等,題材較為豐富。二者在地理位置、墓葬結構及畫像內容上存在諸多共性,且保存情況較為完整,是研究南陽地區漢代畫像石墓的理想材料。目前關于兩墓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圖像識讀和內涵闡釋、年代的判定、墓主身份的推敲等方面,絕大多數研究是將其置于南陽地區畫像石墓的整體發展與演變歷程中進行論述。該文主要將唐河針織廠、電廠畫像石墓作為個案,對其主要題材進行梳理,對畫像石的配置和程序進行探討,并試圖闡釋圖像配置的形成和對南陽地區稍早或同時期畫像磚、壁畫題材、表現形式的承襲和演變,以及南陽地區東漢畫像石墓的影響。
 

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的畫像題材與配置

      南陽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是一座保存較為完整的回廊結構漢墓,墓室頂部為平頂,南北側室與后室共同形成圍繞主室的回廊。墓葬共出土畫像石74幅,包括車馬出行、歷史故事、仙人神獸等題材。墓門門楣上方有7位騎馬人物,其中右側五位執銘旌。墓門畫像石刻有持旌的騎馬人物,《禮記·檀弓下》:“銘,明族也。以死者為不可別也,故以其旗幟之。”鄭玄注:“明族”即為“神明之族”[3],則門楣上方的持銘旌的騎馬人物圖像應當是起到導引亡魂的作用。門楣左側繪制翼虎,正低頭吞食一人,此畫像稱之為“虎吃女魃”。王煜認為此圖改稱“虎食鬼魅”更為恰當,作為墓葬大儺的一種延續,繪制有翼神虎吞食危害死者的鬼魅,保護死者不受侵害[4]。墓門側柱繪有持盾門吏和一持劍門吏,北門繪制朱雀鋪首,南門則為白虎鋪首,應當同樣起到保衛墓主的作用。
      前室東壁即墓門背面,門楣處主要繪制車騎出行圖,根據導騎的數量,有學者推測墓主人為四百石以下的官吏[5]。前室東壁北端壁畫分上下兩層,發掘報告中將畫面所繪內容稱為“武庫”[6]。前室西壁北柱刻有伏羲、女媧,中柱是一位拔劍武士!抖Y記·郊特牲》中記載:“魂氣歸于天,形魄歸于地,故祭求諸陰陽之義也”,墓門持銘旌的車馬出行圖像可能是為了導引亡魂,與門吏、伏羲女媧等圖像共同表現了墓主辟邪和升仙的愿望。
       前室南北兩壁畫像石內容均分為上下兩層,上層刻畫歷史故事和樓閣,下層刻畫校獵和樂舞。這樣空間與內容的排布并非偶然。整個墓葬中,除墓門以外的其他壁面,畫像石均分為上下兩層,歷史故事大多分布在上方,田獵、樂舞圖像均在下方,南北主室頂部刻有天象圖。從畫像石內容分布看,墓室空間由上到下分別是天上世界、歷史故事與仙人神獸、樂舞校獵等活動。這樣的上下分布似乎是有意為之,唐河針織廠二號漢畫像石墓也有這樣的上下排布規律。不同之處在于,唐河針織廠二號墓內并無表現歷史故事的畫像石,畫像石內容和題材也沒有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豐富,與墓主地下生活相關的圖像僅有運送物品和保衛墓主的門吏及一幅模糊的樂舞,世俗化場景較少。
      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前室之后為南北主室,南北主室在畫像石的配置上保持墓頂、墓室壁面畫像石分為上下兩層的空間關系。北主室與南主室之間由三門柱和門楣構成,上方的門楣則為晏子見齊景公、范雎受袍的歷史故事和仙人神獸,兩主室的其余壁面畫像石內容主要有位于上部的晏子見齊景公、魯義姑姊、荊軻刺秦王的歷史故事和雙虎、虎食鬼魅的神獸圖像,歷史故事主要反映了“義”的內涵,可能反映了墓葬營建年代的思想旨趣,神獸圖像主要起到保護墓主免受鬼魅侵襲的作用。下部包括搏擊、校獵、樂舞、六博等圖像,描繪了墓主人在地下生活的場景,與生前一樣,歡慶娛樂。南北主室頂部主要繪制太陽、神虎、河伯出行、四神、長虹、月亮、蟾蜍,表現了漢代人對天上世界的認識與想象,構造出一個立體完整的墓室空間。墓頂天象圖展現的是天界景象,仙人神獸位于門楣和壁面上半部分,壁面下半部分的畫像石多表現樂舞百戲、校獵、六博等世俗化場景,這樣的微觀宇宙圖像凝聚在墓葬當中,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展現出同樣的畫像配置邏輯。
      此外,南北主室畫像石的配置可能加入了性別因素的考量。北主室對應的立柱刻有伏羲,墓頂畫像石刻畫太陽與神虎,并且壁面畫像石上半部分主要是以男性為主要人物的歷史故事。下半部分主要為校獵和搏擊景象。南主室對應的立柱刻有女媧,墓頂畫像石刻畫月亮與蟾蜍,壁面畫像石上層有以女性——魯義姑姊為主要角色的歷史故事,也是整個墓室唯一一塊以女性為中心的畫像石。樂舞圖像大多分布在南主室壁面下層。如此分布顯然經過精心設計。北主室可能是男墓主所在,南主室則為女性墓主所在之處。
       南北側室與后室共同構成圍繞主室的回廊,這樣的回廊式墓葬在南陽地區分布較多,目前發現的南陽地區回廊墓有楊官寺漢墓、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唐河針織廠二號墓、馮孺久墓、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在西漢中早期,此類墓葬多為木槨墓,是等級較高的墓葬,西漢后期,逐漸產生了石制和磚石混構的回廊墓,墓葬等級也變為普通官吏,例如前文已提到的關于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墓主身份的研究中,學者認為墓主是等級不高于二千石的官員。
     結合畫像石題材和配置的梳理,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作為一個較為完整的漢畫像石墓的結構梳理已形成雛形。招引和護衛亡魂的前室背后即為表現漢代審美志趣和死后生活的男女墓主主室,回廊圍繞主室且與前室溝通,形成了通達的墓內空間。
 

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的畫像題材與配置

      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墓門由一根中柱,兩根側柱,兩根邊柱和兩根門楣石組成,是并列的兩門。門楣畫像石所刻內容與前文提到的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墓門門楣類似,都是車騎出行題材。墓門兩側立柱分別雕刻擁彗門吏,門扉右側門扉畫像石內容為朱雀銜環鋪首,左側門扉則為白虎銜環鋪首,畫像石內容配置與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幾乎完全相同,內涵也應當是導引亡魂,護衛墓室。
      前室南壁即為墓門背面,北壁是兩主室、兩側室外壁。南壁門楣畫像石主要刻有獵虎、二龍交尾和出行圖。右側二龍尾部交纏,形成圓環內的兩個“十”字,二龍尾部交纏于一圓環之內的圖像可在馬王堆一號墓帛畫中見到。馬王堆一號墓帛畫中的雙龍穿璧圖像,雙龍尾部交纏,將玉璧完全固定。曾有許多學者對馬王堆一號墓帛畫的雙龍穿璧圖案進行解讀,安志敏認為這樣的玉璧主要起到裝飾作用。隨著研究的深入,陳江風注意到玉璧與天門的聯系。巫鴻認為玉璧具有引魂升天的意義。王煜在梳理帛畫圖像程序和結構之后,認為雙龍穿璧圖案的上升之勢,展現的是墓主靈魂通過璧門,開始了升天成仙的旅程。巫鴻在之后的研究中肯定了雙龍在彼此尾部交纏向上升騰的運動趨勢,認為雙龍攜帶墓主飛往天界。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前室南壁的這幅圖案雙龍尾部交纏,龍身飛起,雙雙回首,似乎在向上的運動狀態中。類似的二龍交尾畫像石還在唐河縣西冢張村M2、寶豐縣廖旗營墓地M10、郟縣黑廟墓地漢畫像石墓、新野縣前高廟村漢畫像石墓中發現。南陽地區西漢晚期至東漢時期,“二龍回首交尾”的畫像石主要分布于門楣等墓室較高處。
       雙龍背后是出行圖,兩先導一人手持矛,另一人肩扛弩,后方還有兩位導騎掮棨戟,緊跟著一位持劍武士。武士身后一人持節,作引導狀,戴勝的婦人和一位梳高髻者拱手站立!妒酚•封禪書》記載:“仙人可見……使卿持節設具而候神人。”墓門門楣背面持節使者導引的戴勝女性可能是一位神人,或為西王母,此場景中的持弩導騎起到為神人開路引道的作用。結合前文諸學者對雙龍穿璧圖像的研究,門楣處的雙龍穿璧圖像和西王母圖像可能表現的是墓主靈魂通過雙龍的承載,穿過玉璧,走向西王母代表的仙界。下方的門吏、朱雀白虎鋪首銜環以及伏羲女媧等圖像,與門楣出行圖一同構成了護衛墓主和引魂升仙的作用。
      前室北壁門楣主要刻有樂舞百戲和拜謁圖,展現了與墓主世俗生活相關的場景,背后便是主室,此時的前室具有“堂”的意味。主室畫像石較少,主要分布在東西主室之間的橫梁和立柱。主室橫梁畫像石所刻題材均為奇禽異獸,與墓主相關的拜謁等生活化場景同樣位于立柱,與驅邪相關的蹶張和力士圖像則位于立柱最下方,保衛墓主安寧。
 

南陽漢石墓畫像題材表現形式的承襲與演變

      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墓門和前室畫像石所刻內容多為驅疫辟邪的神獸、導引靈魂的車騎出行和守衛門戶的門吏,這些圖像同樣出現在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中。南陽地區目前考古發現漢畫像石墓所見車騎出行圖像并不多,但此類圖像在畫像磚當中較常見,新野樊集畫像磚墓M16、M24、M28、M36、M37門楣畫像刻畫出導騎、導車、小吏等出行內容。兩墓的畫像配置具有一定程度的“宅地化”特征,前室是刻畫車馬出行或樂舞百戲的“堂”,主室是與墓主有關的辟邪——升仙場景,為“室”。
      歷史故事圖像在南陽地區漢代畫像石墓中并不常見,目前僅見于楊官寺漢畫像石墓、劉洼村漢畫像石墓、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題材有伯樂相馬、孔子見老子、晉靈公縱獒嚙趙盾、御龍氏擾畜龍、泗水撈鼎、二桃殺三士、晏子見齊景公、范雎受袍、荊軻刺秦、魯義姑姊等。南陽地區西漢畫像磚同樣有表現歷史故事的畫面,主要包括泗水撈鼎、二桃殺三士,遠沒有西漢晚期以后的畫像石墓歷史故事題材豐富。二者的共同點是都位于墓內較高的空間,發掘時可見其位置的歷史故事畫像磚排列在門楣,而歷史故事畫像石位于主室門楣和上壁,與仙禽神獸處于同一高度,這為理解歷史故事圖像在墓內所起的作用有一定的幫助。
       從題材和配置規律來看,南陽地區畫像石墓一定程度上繼承了該地區畫像磚墓而有所發展,畫像磚墓很可能是畫像石墓的重要淵源。此外,梳理南陽地區漢畫像石墓的畫像題材,西漢中期至晚期主要包括樓閣、樂舞、拜謁等陽世生活相關的圖像以及朱雀、白虎、門吏等辟邪圖像,東漢時期則增加以車騎出行、仙人神獸為主的升仙圖像及異獸、門吏、武士等辟邪圖像和樂舞百戲、騎馬射獵、六博等世俗生活內容。東漢晚期以后畫像石題材雖然豐富,但卻主要分布與墓門和門楣、橫梁,墓室內的畫像石大量減少,甚至出現一些畫像石倒置和長短不一的情況,西晉以后南陽地區存在著前代畫像石二次利用的情形,也就是在晉墓中使用漢畫像石,但畫像石的分布與漢代不同,虎和異獸等圖像被充作門檻石。
      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的天象圖引人注目,統計發現南陽地區考古發現的漢畫像石墓中,天象圖出現在墓室頂部居多,主要見于東漢以后的墓葬,常見題材有日月、星宿、四神及風雨雷電。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最頂部是包含日月星辰的天界,位于門楣處的畫像石所刻內容多為異獸和引魂升仙,下方是與墓主相關的地下世界,或與墓主陽世生活有關的世界。這樣自上而下的排布并不是孤例,武梁祠由屋頂到山墻再到墻壁,自上而下的空間與畫像石刻的配置也反映了天界、仙界、人間的空間認識 。畫像石刻作為“寫載其狀”的手段,最終達成“圖畫天地”的視覺效果,將墓葬建筑轉化為宇宙的縮影,表現了漢代人思想觀念中包容一切的宇宙體系。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自上而下表現“天、升仙、世俗”場景的畫像石配置規律,在東漢南陽地區漢畫像石墓的畫像配置中同樣存在,較為典型的是南陽麒麟崗漢畫像石墓。南陽麒麟崗漢畫像石墓是一座保存較為完整的墓葬,有報告認為墓頂的四象、日月、南北斗及伏羲女媧圖像,構成了天界,墓門、北主室南北壁、中主室南北壁、南主室南北壁門楣所刻東王公、西王母、羽人和仙禽神獸表現了仙界,而前室西壁門楣、北主室東壁、南主室東壁的墓主像表現了世俗生活。王煜認為麒麟崗漢畫像石墓前室墓頂刻畫了太一的形象,西王母、東王公和龍車、羽人的圖像組合則表現了龍車升仙。據此推斷,南陽麒麟崗漢畫像石墓墓頂和墓門門楣勾勒出升仙的景象,墓室東西兩壁和立柱的拜謁、樂舞百戲等展現了墓主的世俗生活,其余部分刻畫異獸,可能與保衛墓主相關。由墓頂天象到上方的仙人神獸,再到下方的生活化場景,東漢時期漢畫像石墓中逐漸展現包羅一切的微型宇宙。
       唐河電廠漢畫像石墓有明顯的彩繪痕跡,畫像石中的部分畫面涂朱。南陽地區漢畫像石墓當中,至少有10座墓葬在發掘時可見紅色彩繪,且大多位于墓門。其中,陳棚漢代彩繪畫像石墓除了在墓門和過梁處施以彩繪之外,還對墓室里的局部畫像也進行了彩繪,題材有門吏、樂舞、六博、異獸、侍女和三角形裝飾圖案,用色包括紅色、白色、綠色、黃色等。南陽地區考古發現壁畫墓較少,但附近的密縣打虎亭二號墓是一座東漢晚期壁畫墓,壁畫主要分布在前室甬道和前室、中室甬道和中室東段、南耳室甬道和南耳室、東耳室甬道和東耳室、北耳室甬道和北耳室的券頂與墻壁壁面(除后室及中室西段)。密縣打虎亭二號墓墓門主要由畫像石組成,壁畫采用墨繪和彩繪兩種方式。其中彩繪集中在中室東段券頂和東、南、北三面墻壁,各室周壁和甬道兩壁主要有車馬迎賓、宴樂、庖廚等世俗生活的內容。券頂、甬道和各室兩端墻壁頂部的壁畫多表現仙禽異獸。根據壁畫內容,可將墓室按照功能劃分為堂、寢、房、廚、庭、廄6部分。觀察壁畫人物、車馬的朝向,可能存在著這樣一種敘事:賓客車馬由迎賓人物接引,軺車暫停于廄,由侍女接引至前堂,主人受禮后雙方一同欣賞百戲、宴飲作樂。
 

4結語

     南陽地區畫像石墓中的彩繪大多分布在墓門及過梁等墓室內較高的位置,較少見于墓壁,題材包括辟邪、世俗生活裝飾圖案,而時代稍后且同樣位于河南南部的密縣壁畫墓,彩繪壁畫集中在中室,題材既有異獸等辟邪畫像,又包括車馬出行、宴飲等生活場景,二者題材上似乎存在共性,而分布位置有所不同。此外,密縣打虎亭二號墓的壁畫內容有明顯的區分墓室功能的作用,也可能隱含了墓內接引賓客進行宴樂的敘事。由此可見,密縣壁畫墓很有可能受到南陽地區彩繪畫像石墓的影響。
 

參考文獻

[1] 蔣英炬.關于漢畫像石產生背景與藝術功能的思考[J].考古,1998(11):90-96.
[2] 呂品,周到.唐河縣電廠漢畫像石墓[J].中原文物,1982(1):5-11.
[3] 阮元.十三經注疏[M]//禮記正義(卷九).北京:中華書局,1980.
[4] 王煜.漢墓“虎食鬼魅”畫像試探——兼談漢代墓前石雕虎形翼獸的起源[J].考古,2010(12):67-80.
[5] 柴中慶.南陽漢畫像石墓墓主人身份初探[N]//南陽漢代畫像石學術討論會辦公室編.漢代畫像石研究.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
[6] 周到,李京華.唐河針織廠漢畫像石墓的發掘[J].考古,1973(6):26-40.

作者簡介:馮宇君(1996,10-),女,內蒙古烏蘭察布人,碩士,研究方向:秦漢至元明考古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