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中國文學異化與歸化譯本的讀者接受歷時對比研究

2022-07-19 點擊:
——基于語料庫的《紅樓夢》書評分析 

沈琳
(北京外國語大學 高級翻譯學院,北京    100089)
 
      摘要該研究基于跨度十五年的六百條書評,以加權評分、情感分析、主題詞和“翻譯”強搭配詞分析對《紅樓夢》異化與歸化譯本的讀者接受進行歷時對比,發現讀者對歸化譯本更關注人物情節與譯者,關注度隨時間推移變強,而對異化譯本更關注翻譯作用、中國元素與翻譯比對,關注度隨時間推移減弱,可期為中國文學外譯傳播路徑提供參考。
     關鍵詞異化;歸化;語料庫;紅樓夢;讀者接受
      中圖分類號:H315.9;I04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b)-0157-04

A Diachronic Comparative Study on Readers' Acceptance of Foreignization and Domestication Versions of Chinese Literature

——Corpus Based Analysis of Book Review of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SHEN Lin
(Graduate School of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ation,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9,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600 book reviews spanning 15 years, this study makes a diachronic comparison between the readers' acceptance of the foreignization and domestication versions of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by using weighted scoring, emotion analysis, subject words and "translation" strong collocation analysis. It is found that readers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characters and translators in the domestication version, and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role of translation in the foreignization version The comparison between Chinese elements and translation shows that the attention decreases over time, which can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the communication path of Chinese literature translation.
     Key words: Alienation; Naturalization; Corpus; A Dream of Red Mansion; Reader acceptance
 
      中國文學的國際傳播有助于提升中國形象。在中國文化“走出去”戰略的號召下,中國文學“走出去”的實踐與研究如雨后春筍般層出不窮,而中國文學外譯要真正在海外生根落地,需要得到海外讀者的廣泛接受[1]。眼下針對讀者接受,外譯觀呈現多元化,部分學者重讀者接受、偏向歸化[2],部分學者重文化輸出、偏向異化,前者認為海外讀者偏向喜好歸化譯文,需要為讀者營造親切感[3],支持刪減、改寫等歸化翻譯策略。后者則認為外語讀者其實接受甚至期待異化譯文,支持保留源語文化要素,部分譯者預設海外讀者對通俗易懂的期待未必符合現實情況。
      然而,在學術爭鳴之中,卻少見實證研究探析海外讀者對于中華文學外譯的期待與需求,導致難以通過證據支撐就海外讀者的閱讀需求給出定論,難以確認中國文學海外讀者的側重與喜好。學界已廣泛達成共識,霍克斯譯本偏向歸化,而楊憲益譯本偏向異化[4]。因此,本研究擬對此二翻譯策略迥異譯本的海外接受異同,從海外讀者的加權評分、關注重點、情感態度與翻譯喜好四方面進行歷時對比,可期深化中國文學外譯讀者需求了解,為外譯觀探討提供實證支撐。
 

1《紅樓夢》外譯接受研究

     《紅樓夢》作為中國名著,譯本眾多。但關于其英譯傳播卻少有大規模歷時實證量化研究,難以獲取其讀者接受的全貌。多數《紅樓夢》的英譯傳播研究仍為經驗式研究,包括傳播策略[5]和翻譯策略等分析。相較之下,對于《紅樓夢》英譯傳播的量化統計研究相對而言顯著較少,學界呼吁更多采用語料庫等方法展開研究。在中國文學“走出去”整體研究中,量化實證研究的體量也仍然小于質性思辨研究,無法達成互證互鑒的有益平衡[6]。實證研究的缺位無益于中國文學外譯的戰略布局,也無法為中國文學外譯譯者提供參考。
      同時,歷時視角也少見于中國文學外譯的讀者接受探討中。既往研究已對多部小說外譯形成書評數據的個案分析,但多采用共時視角,無法呈現歷時演變,無益于形成研究視角的有效互補,且書評量級較小,結論普適性存疑。因此,該文擬對《紅樓夢》雙譯本的海外讀者接受進行2007至2021年(共15年)的歷時量化描寫,基于600條書評,對比雙譯本的讀者情感態度、關注重點與翻譯喜好的演變,以期提供《紅樓夢》海外讀者喜好的實證分析。
 

2研究方法

      該研究收集好讀網(Goodreads)霍克斯與楊憲益雙譯本的15年(2007-2021)書評數據,共600條書評。其中,霍譯書評300條,共80298形符、12 111類符;楊譯書評300條,共59 425形符、9 336類符,具有一定可比性。采用加權評分分析、自然語言處理情感分析法及基于語料庫的主題詞、搭配詞及語義韻分析法,展開《紅樓夢》雙譯本的海外接受情況歷時描寫;赟entiStrength軟件的情感分析,可挖掘海外讀者對《紅樓夢》譯著呈現的情感態度。加權評分分析對歷年評分以評論獲贊數等進行加權,以確保評分分析不局限于簡單計數;贙eywords Plus 1.0的主題詞分析通過將書評語料庫與參照布朗(Brown)語料庫的媒體評論(Press Review)子庫進行對比,提取書評語料庫中詞頻顯著更高的表達,發掘海外讀者對譯著的關注重點;贚ancsbox的關鍵詞搭配強度及索引行分析則用于“translation”(翻譯)、“translator”(譯者)等翻譯相關詞,并使用R語言對數據進行差異顯著性分析與可視化,可期揭示海外讀者對翻譯的看法態度。
 

3分析與討論

3.1評分與情感態度歷時對比分析

     如圖1所示,霍譯本與楊譯本的讀者接受主要在加權評分這一維度呈現顯著差異(P值=0.001<0.05),在消極情感(P值=0.230)、情感總值(P值=0.464)和積極情感(P值=0.567)等維度的差異顯著性則呈現遞減;糇g本的加權評分與積極情感量值比楊譯本高0.431分與0.053分。而楊譯本的情感總評與消極情感量值比霍譯本高0.076分與0.130分,即二者在不同維度呈現不同讀者接受表現。若進行四維綜合分析,霍譯的整體讀者接受更佳,與楊譯差值達0.277分。這一現象或可證實中國文學外譯歸化譯本的整體讀者接受優于異化譯本。
     在過去十五年間,雙譯本的加權評分與情感態度均波動較大,歷時演變趨勢呈現差異;襞c楊譯本的加權評分均呈上升趨勢,而霍譯升幅更大,且二者的讀者情感均呈消極轉向,而霍譯降幅更大。由上可見,海外讀者對于歸化譯本的評分雖然較異化譯本升幅更大,但書評的整體情感態度也降幅更大,對于歸化譯本是否比異化譯本隨時間推移愈發受到讀者歡迎仍然存疑。

3.2關注重點歷時對比分析

      經主題詞提取分析,可發現著作時間、作者、任務、中國與翻譯這五方面的主題詞較為密集。著作時間主題詞主要體現為“18世紀”(18th century),作者主題詞體現為“曹雪芹”(Cao Xueqin)和“高鶚”(Gao E),人物主題詞呈現為“人物”(characters)與“賈家”(the Jia)等,中國主題詞體現為“中國文化”(Chinese culture)、“中國文學”(Chinese literature)與“中國”(Chinese)等,翻譯主題詞呈現為“翻譯”(translation)、“譯者”(translator)和“霍克斯”(Hawkes)等。
 
 圖1 《紅樓夢》雙譯本的加權評分與情感態度差異顯著性分析
       如圖2所示,霍譯書評整體更偏向于書中人物評價,包括“賈家”等主題詞,而楊譯書評則更傾向于著作的中國元素,例如“中國文化”、“文學”等。這一對比或可印證中國文學外譯歸化與異化策略對讀者關注重點的影響。歸化譯本將原語文化元素盡可能靠近目的語文化,使讀者更少對原語文化有所意識,對待譯著如同對待母語小說,聚焦于其情節內容與人物塑造。異化譯本則更致力于將原語文化元素介紹至目的語文化,引發讀者對原語文化的關注。
圖2  霍譯本與楊譯本書評的主題詞歷時對比
     在歷時視角下,霍譯讀者對“人物”與“翻譯”的關注度逐步攀升,體現海外讀者不僅對中國文學外譯的人物情節興趣愈加濃烈,也對歸化譯本之中翻譯發揮的作用愈發有所意識。而楊譯讀者對“中國”的關注呈現先升后降態勢,對異化譯本的適應性逐漸增強,且對“人物”的關注逐漸上升,側面印證讀者注意力逐漸轉向譯作人物情節。同時,相較歸化譯本中對于“18世紀”這一關鍵時間關注度的小幅上升,異化譯本對于原著時間的關注度逐步下降,對其作為文學經典的意識或呈減弱態勢。

3.3翻譯喜好歷時對比

     對霍譯與楊譯中翻譯的多種詞形(包括“translation”、“translator”、“translate”和“translated”)進行歷年相對詞頻統計,得出過去十五年間,霍譯書評在五年(2007年、2013年、2016年、2019年與2020年)對于翻譯的關注大于楊譯,而楊譯書評則在其余十年對翻譯呈現更多關注。由此可見,與主題詞分析結果相一致,海外讀者對中國文學異化譯本中“翻譯”的意識逐步減弱,對歸化譯本中則呈相反趨勢,如圖3所示。
  
圖3  霍克斯與楊憲益的“翻譯”相關詞頻歷年對比
      進一步對霍譯與楊譯書評中“翻譯”的搭配詞進行量性分析,得出3個階段雙譯本書評中“翻譯”的強搭配詞。MI值越高,搭配越為緊密。如表1所示,2007年至2011年,霍譯讀者談及“翻譯”,往往談到著作譯者大衛·霍克斯(David Hawkes),而楊譯讀者則多談及另一弗蘭茲·庫恩的德語譯本,可見異化譯本譯者獲取的關注可能更少。
表1  霍克斯與楊憲益譯本“翻譯”搭配詞歷年對比
  霍克斯 MI值 楊憲益 MI值
2007-2011 David 8.711134343 German 8.956446
Hawkes 8.059057589
2012-2016 earthy 9.365633481 lost 8.328777
vivid 8.72820334
penguin 8.102598689
excellent 8.043705232
2017-2021 Hawkes 7.395879568 5 7.775854
David 7.162592597 Hawkes 7.71696
5 7.136120278 volumes 7.623851
English 7.360816
 
 
     在2012年至2016年,霍譯讀者對翻譯常以“earthy”(樸實)、“vivid”(生動)和“excellent”(優秀)等形容詞修飾,呈現對霍譯的高度評價,而對楊譯則常以“lost”(丟失)修飾,尤其認為幽默和詩歌可能在翻譯中缺失?梢姰惢g本可能使讀者對翻譯更加有所意識。在2017—2021年,霍譯讀者對譯者的興趣重新燃起,而楊譯讀者中談及翻譯時,常以霍克斯對比楊譯,可見霍克斯作為譯者的知名度較高。同時,近年雙譯本書評都對書籍長達5卷顯著關注,顯示讀者逐漸習慣于碎片化閱讀,更加意識到長篇巨作的篇幅。歷時來看,讀者對于霍譯的高度評價較為穩定,且對譯者維持關注,而讀者對楊譯傾向于以德譯或霍譯進行對比,并對缺失部分意識較為強烈。讀者對于二者的長度隨時間推移更加聚焦,呈現快時代特征對閱讀的影響。
 

4結語

     該研究基于加權評分、情感分析、主題詞分析和搭配強度分析,對《紅樓夢》異化與歸化譯本的600條書評進行多維歷時對比。從評分與情感分析來看,得出歸化譯本總體評分較高,歷時升幅更大,異化譯本書評情感量值較高,歷時降幅更小。從主題詞與翻譯搭配詞分析來看,讀者對歸化譯本更關注人物情節與譯者,關注度隨時間推移變強,而對異化譯本更關注翻譯作用、中國元素與翻譯比對,關注度隨時間推移減弱。且讀者對兩個譯本的篇幅都增多討論。
     以上研究結果多層面呈現了歸化與異化譯本讀者接受的差異,可為中國文學外譯策略提供參考。在不同讀者接受的目標下,中國文學外譯可按需采取傾向于異化或歸化的翻譯策略。例如,若外譯旨在實現對情節、人物等著作本身內容的欣賞,可考慮傾向于歸化,而若旨在引起讀者對中國元素與翻譯的關注,可考慮傾向于異化。同時,考慮到海外讀者對于異化譯本的意識逐漸減弱,且書評情感量值降幅趨緩,可適當采用更多異化策略。此外,考慮到讀者閱讀習慣的時代特征,也需要對書籍的篇幅控制有所考慮。
 

參考文獻

[1] 黑宇宇.中國文學“走出去”的新機遇與路徑[J].人民論壇,2019.(31): 135–137.
[2] 鮑曉英.譯介學視野下的中國文化外譯觀——謝天振教授中國文化外譯觀研究[J].外語研究,2015,32(5): 78–83.
[3] 姜智芹.序跋在莫言作品海外傳播中的作用[J].外國語文,2016,32(6): 102–107.
[4] 姜秋霞,郭來福,楊正軍.文學翻譯中的文化意識差異——對《紅樓夢》兩個英譯本的描述性對比研究[J].中國外語, 2009,6(4): 90-94+97.
[5] 韓雪.尋找中國文學海外傳播的秘訣——以莫言《師傅越來越幽默》為例[J].出版廣角,2019(3): 67–69.
[6] 韓子滿.中國文學走出去的非文學思維[J].山東外語教學,2015,36(6):77–84.

基金項目:2020年廣東省科技創新戰略專項資金(“攀登計劃”專項資金),“鮑里斯約翰遜眼中的中國形象一一基于語料庫的批評話語分析”(項目編號:pdjh2020b0211)。
作者簡介:沈琳(1999,7-),女,廣東梅州人,碩士,研究方向:語料庫翻譯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