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一帶一路”背景下的兒童文學文化價值研究

2022-07-22 點擊:
何宇
(廣西幼兒師范高等?茖W校,廣西南寧   530022)
 
    摘要:兒童文學是人文交流的重要載體,在打通民意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兒童文學自身發展需求及“一帶一路”倡議的全面實施為我國兒童文學走向世界創造了重要的內外部條件。兒童文學通過多元母題、藝術形象及創作手法,呈現其在教育、審美、娛樂等方面的文化價值,對各國兒童的精神生命有著重要的影響。通過轉變單一思。維,尊重多元共生。堅持求同存異;優化內容質量,堅持以人為本。注重兒童本位;創新傳播模式。加強人文交流,提高互聯互通3個方面,優化和提升兒童文學的傳播和交流路徑,使兒童文學的文化價值得到充分發揮,讓中國和“一帶一路”國家的兒童共享世界文化,真正促進“一帶一路”國家的民心相通,,拓展文化同心國,共同發展。
   關鍵詞:“一帶一路”倡議;兒童文學;文化價值;傳播和交流
   中圖分類號:l1207.8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 4110(2022)03(b)-0169 -04
 

Research on the Cultural Value of Children 's I iterature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HE Yu
(Guangxi College for Preschool Educ ation, Nanning Guangxi, 530022, China )
 
     Abstract: Children's literature is an important carrier of cultural exchanges,and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onnecting publie opinion. Th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lnitiative have crealed important intermal and extemal conditions for China's children's literature to enter the world.Through multiple molifs, artistie images and creative techniques,children's literalure presents the cultural value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in education,ae sthetics,enlertainment and other aspects,which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spiriual life of children in all countries. By changing the single mindsel,respecting diversily and coexistence,insisting on seeking common ground while reserving diferences; opimizing content quality,adhering to people-orientation,paying altention to children's standard and innovating the mode of tansmission.strengthening cultural exchanges and enhancing conneetivity,the spread and communieation of children's lieralure will be optimized and pronoled. Besides,those measures give full play to children's literature of cultural value,make the children around Belt and Road share world culure,truly  promole people -lo-people exchanges among Belt and Roud countries,expaund concentrie circles of culture and achieve common developmnent.
      Key word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Children's literuture; Culural value; Communication and exchange

      “一帶一路”倡議,涉及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兒童文學作為世界性的文學,是文化交流中不可忽視的一部分,在國際舞臺中越來越凸顯其價值與地位。如何讓兒童文學在“一帶一路”國家的人文交流中發揮其獨特的文化價值,進一步促進各國優秀兒童文學,尤其是中國兒童文學的輸出和引進,使真善美的兒童文學共同陶冶和優化各國兒童的精神生命,打好人性基礎,促進民心相通,具有深遠的意義。
 

1探討“一帶一路"背景下的兒童文學文化價值的意義

     “一帶一路”倡議旨在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融通中國夢與世界夢。以真善美為價值追求的兒童文學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因為真善美的心靈力量是全人類共通的情感,是世界各國人民民心相通的基礎,這也是兒童文學在“一帶一路”中獨特的外在文化價值,而內在則是兒童文學的自身發展,需要借力“一帶一路”這股春風走向世界,連通全人類的共通情感。

1.1兒童文學是“一帶一路”國家民心相通的重要情感紐帶

     民心相通是“一-帶一路”倡議下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情感基礎。兒童文學很重要的一個文化價值就是它的情感價值,它可以走進人的心靈,成為世界各國兒童共同的情感密碼和精神密碼。正如王泉根教授所說:“童心總是相通的,兒童文學是沒有國界的,兒童文學是最能溝通人類共同的文化理想與利益訴求的真正意義上的世界性文學”[1]?梢,民心相通從娃娃抓起,兒童文學舉足輕重。
     優秀的中外兒童文學作品,如安徒生童話《丑小鴨》、高爾基《童年》、泰戈爾《新月集》,我國曹文軒的《草房子》等,是世界各國兒童健康成長的精神家園,孩子們可以在其中得到精神的滋養,獲取人類相通的積極向上的力量。對比歐美、日韓,中國的兒童對“一帶一路”沿線的亞非拉國家的兒童文學作品知之甚少,因而對這些國家的了解也不夠。“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是一個互相了解的好契機,可以通過不同國家的經典兒童文學作品這個情感紐帶。助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人民之間互相理解、包容和尊重,使民心相通,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此舉也將反哺“一帶一路”倡議的全面實施,使其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1.2兒童文學的自身發展需要借力“一帶一路”走向世界

     事物的發展變化需要內外部條件的共同作用。“一帶一路”倡議的全面實施呼喚兒童文學走向世界是重要的外部條件,日益繁榮的中國兒童文學自身也需要走向世界。這是其內部發展的需求,也是人文交流民心相通的時代所趨。
      中國的兒童文學要想被世界認知、自身的文化價值要想得到更多國家的認可、讓更多國家的孩子通過閱讀當今中國一流的兒童文學作品,認識中國、了解中國是如何塑造民族下一代人的精神品格的,那么中國的兒童文學必須不斷提高講好中國兒童故事的水平,帶著自身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走出去。如近年來我國的曹文軒、楊紅櫻、鄭淵潔的作品不斷地被翻譯傳播到海外,他們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和堅守將中國兒童文學推向了世界大舞臺,讓更多國家的孩子聽到中國的聲音,打開了解中國的窗口,讓中國兒童文學以獨特的魅力得到世界的矚目。而他們的作品成功走向世界的案例也為更多的中國兒童文學走向世界提供了新的借鑒和可能性。曹文軒獲國際安徒生獎這個關鍵事件,無疑是對當代中國兒童文學創作以及走向世界行為的一種肯定。而“一帶一路”的合作交流平臺,則為更多的“曹文軒"們提供一種可能的范本,也必將更加促進中國兒童文學自身的快速發展。
 

2“一帶一路"背景下兒童文學的多元文化價值體現

      “一帶一路”國家的兒童文學通過多元母題、藝術形象、創作手法呈現出來的在教育、審美和娛樂“三促進”的隱性文化價值不同,影響和作用也不同,但是各國人民追求幸福和關心孩子的愿景是共通的。“一帶一路"倡導的和而不同、相互包容和理解,便是讓不同國家的人民美美與共,文化交流互鑒共享。

2.1 兒童文學的多元母題是促進各國兒童教育發展的重要內容

      兒童文學的獨特價值之一就是引導兒童向上向善,養成優秀的品質。曹文軒說:“兒童文學的使命在于為人類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礎”[2]。這個教育的價值是很明顯的。我國兒童文學評論家劉緒源把兒童文學分為“愛的母題”“頑童的母題”和“自然的母題”3類[3]。愛的母題的作品能讓兒童對愛有一種直觀而深刻的感受,受到愛的教育,學會愛人,如英國山姆.麥克布雷尼的《猜猜我有多愛你》、日本宮西達也的恐龍系列繪本和我國冰心的《小橘燈》等;頑童的母題作品能讓兒童真正地釋放自我,感受自由,頑皮淘氣但又溫暖善良,如瑞典林格倫《長襪子皮皮》、意大利科洛迪《木偶奇遇記》,以及我國楊紅櫻的《淘氣包馬小跳》等;自然的母題讓兒童了解和熱愛大自然,從中收獲知識.趣味,享受美好的思想,如法國法布爾的《昆蟲記》俄羅斯比安基的《森林報》和我國沈石溪的《狼王夢》等。
      可見,兒童文學多元的母題為兒童的教育發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無一例外蘊含著一定的教育意義。中外兒童文學家創作的目的,家長和教師帶領孩子閱讀兒童文學的目的其實都殊途同歸,都是為了讓兒童在經典的兒童文學作品中認識世界啟迪智慧,凈化心靈,樹立正確的三觀,打好精神的底子,構建良好的精神世界。

2.2兒童文學的多元藝術形象是促進各國兒童審美發展的重要抓手

      好的兒童文學作品不僅具有重要的教育價值,往往也帶者獨特的審美價值,通過塑造多種不同的藝術形象促進兒童審美發展,給孩子們各種美的感受和啟迪。中外小讀者都喜歡并愿意親近性格鮮明而突出的好的“人物“形象。如丹麥作家安徒生筆下的“丑小鴨”,哪怕自己是丑小鴨,經過努力也終有一天會變成白天鵝.成為勵志的榜樣.所以孩子們認為丑小鴨并不丑。又如,兒童喜歡白雪公主的善良,卻討厭后母王后的惡毒。兒童能在作品中感受這些“人物”的真善美,形成自我審美情感。
     當然,不同國家的不同母題和內容塑造的藝術形象不同.想要反映的社會意義不同,蘊含的審美價值也會不同,而孩子們的審美情感發展也有差異,如有的孩子喜歡奧特曼、哈利·波特、白雪公主、灰姑娘......也有的孩子喜歡孫悟空、哪吒、花木蘭、馬小跳......兒童會在這些如同鏡子般的美好藝術形象里找到自己的參照,然后與之融為一體。由于兒童身心發展的特殊性以及不同國家的文化影響,藝術形象的審美過程是一個循序漸進的緩慢過程,還需要成人的正確引導。“兒童文學可以促進孩子對于人生奧義的好奇并以實踐追逐真理,實現讀者童年時期的啟迪:與此同時,兒童的審美意識也能在其引導下得以正確發展,凈化內心,充盈情感,完成美育培養。”[4]

2.3兒童文學的多元創作手法是促進各國兒童娛樂體驗的重要途徑

      兒童文學寓教于樂的娛樂價值可以通過多元的創作手法來實現,比如,兒童文學的不同文體側重使用的創作手法也不同,兒童詩歌善用押韻、比喻、擬人、想象等,童話善用幻想、夸張、象征、變形、擬人等。
       兒童文學多元創作手法不僅與文體有關,也跟各國不同的文化有關,比如,英國是幻想文學的經典代表國家,從卡洛爾的《愛麗絲漫游奇境記》到詹姆斯.巴里《彼得·潘》以及JK.羅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善用怪誕、夸張、象征、魔幻等,把孩子們帶人一個個快樂得要飛起來的幻想世界。而中國從葉圣陶的《稻草人》、張天翼《大林和小林》到曹文軒《草房子》等都體現著中國兒童文學鮮明的現實精神,立足中國大地,直面現實和人生。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全面實施,中國兒童文學走向世界,科幻小說和幻想童話也漸有成就,如劉慈欣的長篇小說《三體》,鄭淵潔的幻想童話《皮皮魯和魯西西》,王勇英的長篇幻想小說《巫師的傳人》等,都是成功使用幻想、夸張、象征等創作手法來講述中國特色或者民族特色的故事。這些多元創作手法的兒童文學作品目的都是一致的,讓兒童在童真童趣的世界里塑造樂觀向上的性格,然后得到真善美的熏陶,寓教于樂。
 

3優化和提升“一帶一路"背景下的兒童文學傳播和交流路徑

     如何讓“一帶一路”國家的兒童文學,尤其是中國的優秀兒童文學,更好地發揮其文化價值的影響作用,讓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們在兒童文學的世界里共享童年的快樂,然后彼此熟悉、牽手、優化和提升兒童文學的傳播和交流路徑顯得至關重要。

3.1轉變單一思維,尊重多元共生,堅持求同存異

      兒童文學是民心相通的橋梁,通過兒童文學獨特的價值可以塑造各國兒童的思維,但要轉變單一思維,發展多元文化觀,培養開闊的世界觀,從面達到一種對自我以及本國文化的認同堅定文化自信。各國人民只有在互相尊重和理解世界各民族文化多樣性、承認兒童文學多元價值的基礎上,尊重多元共生,求同存異,才能促進兒童文學傳播和交流的深度融合,為實現民心相通,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兒童文學方面的貢獻。比如,英國羅琳的《哈利·波特》和我國鄭淵潔的《皮皮魯總動員》,這兩部中外經典兒童文學作品呈現出來的中西方兩種教育觀念是不同的。羅琳用魔幻的手法反映歐洲人性化的兒童教育理念,注重差異和個性,關注兒童天性的釋放:鄭淵潔塑造一個與傳統的乖孩子不同的中國式的頑童皮皮魯[5]。不同國家的讀者可以根據需要對比學習,然后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和理念。文化的交流是建立在和平共處互相認同、至少可以互相理鮮的文化基礎上的。因此,尊重兒童文學文化價值的多元共生,包容互鑒,才能讓經典超越一切,包括經濟政治的桎梏,穿越時空到達世界各地的兒童世界里。

3.2優化內容質量,堅持以人為本,注重兒童本位

     兒童文學作品的內容質量,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兒童文學的交流和傳播效果。優秀的兒童文學家應該樹立以兒童為本位的兒童觀,關注人文情懷,以兒童的健康成長為已任,通過創作的作品喚起兒童的想象力、良知、道義和審美情感等。譯介與出版中外兒童文學作品也應該以此為準條。這也是各國人民共同的夙愿和期盼,而以人為本也是民心相通的本質要求。很多兒童本位的兒童文學作品深受人們喜愛,如《小王子》《哈利·波特》《魔戒》《夏洛的網》等。而一些非兒童本位的兒童文學,但卻承載著民族精神和特色的,也可以改編成兒童本位的兒童文學作品,如中國的四大名著、神話傳說故事及《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等?梢,從文化的差異性中也往往可以挖掘出優質的傳播和交流內容。
    但是在兒童文學的傳播與交流中,不能舍木逐末,特別是對于我國而言,首先應把兒童文學作晶打造好,不斷培育充滿童心且有人文氣息、人文素養的兒童文學作品,肯定兒童的價值,形成中國兒童文學的知名品牌,像《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哈利·波特》《彼得·潘》等在世界范圍內產生巨大的品牌效應,才是一條“兒童文學走出去”的最強路徑。

3.3創新傳播模式,加強人文交流,提高互聯互通

      “一帶一路”的核心思想就是互聯互通。從兒童文學的角度來講,創新和搭建多樣化的傳播和交流途徑是加強互聯互通的有力保障,如充分發揮融媒體時代的新媒體技術。近幾年做得較成功的原創動漫作品《大圣歸來》《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臨》等,生動講述了中國故事,視覺沖擊力強,內容展現形式豐富,吸引了大量的愛好者,同時將中國元素推向了世界舞臺。又如結合地方特色和優勢,可以充分發揮廣西與東盟民心相通、民俗相近的人文優勢[6],把我國包括廣西本土的優秀兒童文學通過與東盟的多方面合作推向世界,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貢獻廣西智慧。如廣西本土兒童文學家王勇英的系列作品,塑造了弄泥、烏衣、花瑤等“中國女孩”形象,不僅展示了中國女孩積極、陽光、溫暖、向善的美好形象,而且蘊含著廣西特色的民族氣息。鄉土風情,可以讓世界各地的小讀者被這此平凡而神奇的壯家小女孩感動,同喜同悲,情感共振。
     人心往往才是最大的政治,堅定文化自信,立足于本國實際.深人開展各種形式的人文交流活動。創新途徑摧動我國同“一帶一 路”各國的人文交流和民心相通。這應是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兒童文學雙向互動和雙向奔赴的過程。
 

4結語

     作為人文交流.打通民意的重要部分,兒童文學應被放置在新的視野下去考量。闡釋和定位其意義和影響。借力“一帶一路"大好契機充分發揮兒童文學多元文化價值的影響和作用,多方面優化和提升傳播和交流的路徑。從文化的傳承者——兒童開始,使世界人民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借鑒融合,相互包容,更好地傳播中國兒童文學以及弘揚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中華文化的影響力和生命力。在文化多元對立統- -的背景下,實現兒童文學文化價值的共享和傳播.希蠢為“一帶一路“的民心相通提供兒童文學文化價值視角的貢獻。
 

參考文獻

[1] 王泉根.論兒童文學的基本美學特征[J].北京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6(2):89 -90.
[2| 曹文軒.文學應給孩子什么?[J].文藝報,2005(6):21-
[3] 劉緒源.兒童文學的三大母題[J].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5.
[4] 祝銘.兒童文學審美價值研究[D].濟南:山東師范大學,2019.
[5] 黃璐.從平行研究視角對比中外兒童文學作品中折射的生態哲學觀一以 《哈利·波特》和《皮皮魯總動員》為例[J].南京林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6)32-33.
[6] 賴德生.“一帶一路”背景下跨文化研究文獻分析一基于CSSCI和北大核心中文期刊數據率分析[J].現代商業,2019(25):12-13.

基金項目:2018年度廣西高校中青年教師基礎能力提升項目“'一帶一路'背景下的兒童文學文化價值研究"(項目編號:2018KY0928);2021年校級課程思政研究項目“‘課程思政'視城下學前教育專業兒童文學'課程改革與實踐"(項目編號:2021 YZKCSZB03)。
作者簡介:何宇(1985,1-),女,廣西南寧人,碩士研究生,講師,研究方向:兒童文學,語文教育和思政教育。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