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投稿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從社會語言學視角看榆陽區方言中特色顏色詞使用情況變化

2022-08-12 點擊:
杜宇鈞
(西北大學,陜西西安 710127)
 
    摘要:該文根據問卷調查結果對榆陽區方言中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進行分析。結果表明,年齡和職業是影響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變化的突出因素,中、老年人和青年人,農民、無業人員、專業技術人員等群體與學生群體之間的使用頻次顯現了由高到低的變化趨勢。語用環境和語言態度是導致變化的社會因素。
    關鍵詞:榆陽區方言;顏色形容詞;語用環境;語言態度
    中圖分類號:H13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2)03(c)-0050-04

A Sociolinguistic Investigation on the Changes in Using Color Adjectives of Yuyang Dialect

DU Yujun
(North West University, Xi’an, Shaanxi, 710127,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use of color adjectives in the dialect of Yuyang District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a questionnaire survey. It is concluded that the age and occupation are the prominent factors affecting the changes in using color adjectives. From the middle-aged, elderly to the young, among farmers, unemployed people, professionals and students, the frequency of use has formed a trend of change from higher to lower. It is showed that pragmatic contexts and language attitudes are the main social reasons for this change.
    Key words: Yuyang dialect; Color adjective; Pragmatic context; Language attitude
 
      榆陽區隸屬于陜西省榆林市,是榆林市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榆陽區方言屬于晉語大包片,其詞匯具有強烈的地域特色,如方言中存在大量四字格詞語、分音詞、“兒”化詞、“圪”頭詞,保留豐富的古語詞[1]。隨著普通話的推廣,榆陽區方言受普通話的影響越來越深,詞匯使用狀況發生明顯變化。
     為了觀察有關變化因素,我們選取了既有典型性,又有濃厚地域特色的詞語,采取問卷形式調查榆陽區方言人群使用這些詞語的狀況。本文就是在分析調查問卷的基礎上對使用變化狀況的描述及相關因素的探討結果。
 

1顏色形容詞基本情況

     包括榆陽區在內的陜北方言具有豐富的帶疊音后綴詞。參考王兆儀《陜北區域方言選釋》[2]一書對常用陜北方言詞語的注音和釋義,結合筆者作為土生土長榆陽區人使用方言的情況,對“紅當當”“紅艷艷”“白生生”“白掠掠”“黑靛靛”“黑黢黢”“黃靈靈”“黃拉拉”“灰茹茹”“灰塌塌”“藍瑩瑩”“藍锃锃”“綠汪汪”“綠哇哇”“粉丹丹”這15個顏色形容詞的使用情況進行了調查。
      這樣的顏色形容詞在陜北方言中廣泛使用,不僅日常交際中頻繁出現,就是在文藝作品中也隨處可見。如陜北民歌中就有“山丹丹開花紅艷艷”,“黑圪靛靛的頭發白圪生生的牙,笑圪盈盈紅臉臉你該叫妹妹咋”,“黃澤拉拉梨呀紅圪丹丹棗,壓彎了樹枝樹梢梢”等唱詞。
     上述形式都屬于帶疊音后綴形容詞中的ABB式。這些疊音后綴都是全黏著后綴,其中有的后綴有意義,但不太具體,如“紅艷艷”,就比普通的“紅”更突顯其明亮、鮮艷的特點;“黑靛靛”,形容黑得發亮,較之一般的“黑”更突出色澤感;有的后綴沒有意義,或意義模糊,找不到本字,如“灰塌塌”“綠哇哇”,只能與詞根一起把握。在句子中,這些ABB式的顏色形容詞不能再用程度副詞“很”“非常”等詞修飾。
 

2調查情況

      我們于2022年1月隨機向榆陽區方言熟練使用者發放線上問卷,調查如下問題:被調查者能否理解含有上述顏色形容詞的句子;在日常交際中是否會主動使用這些顏色形容詞;不主動使用這些顏色形容詞的原因是什么;日常交際中是否會主動使用普通話。同時統計被調查者的年齡、職業等基本情況,觀察這些非語言因素對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造成的影響。本調查總共發放問卷944份,回收有效問卷646份,經過篩選,最終從15個詞中擇定使用面相對較廣、使用頻率相對較高的“紅艷艷”“白掠掠”“黑靛靛”“黃靈靈”“灰塌塌”“藍锃锃”“綠哇哇”等7個詞為中心展開討論。
      首先,關于被調查者能否理解含有上述顏色形容詞的句子,回答“能”的累計出現4215次,占回答總數4522次的93.2%,“不能”累計出現307次,占總數的6.8%。將方言中的顏色形容詞放置在具體語境中時,大多數人可以理解整個句子的意思,只有一少部分人不能理解,對于這部分被調查者而言,上述顏色形容詞已屬陌生。
     其次,當被問到是否會主動使用上述顏色形容詞時,“會”的答案累計出現3396次,占回答總數4522次的75.1%,“不會”出現的次數累計1126次,占總數的24.9%,也就是說這部分被試者在日常交際中已舍棄了方言中本該頻繁使用的顏色形容詞。
再次,關于不主動使用這些顏色形容詞的原因,803人覺得這些詞在普通話中已不使用,因此日常生活中也不會主動使用,占總人數1126人的71.3%;138人認為這些形容詞太“土”,占比12.3%;73人不明白這些詞是什么意思,占比6.5%;另有112人提及到其他原因,占比9.9%。最后,在日常交際中會主動使用普通話的人次達到了457人,占問卷總數的70.7%。
     可以看出,目前的方言使用者中,大部分人雖能理解上述顏色形容詞的意思,但有近四分之一的被試者已不會再主動使用它們,這些在傳統方言中頻繁使用的常見詞正逐漸退出人們的日常交際語言范疇。在不主動使用的眾多原因中,普通話的影響所占比重最為明顯,人們對方言的態度則次之。
 

3年齡、職業因素對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的影響

      根據調查數據統計,方言使用者的年齡及職業因素和顏色形容詞的使用頻率之間有著緊密關系。

3.1年齡對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的影響

      處在10-30歲階段的被調查者共有270名,代表榆陽區方言使用者中的青年人,其中33.7%的人不會主動使用這些詞;處在31-50歲階段共有320名,代表榆陽區方言使用者中的中年人,其中18.3%的人不會主動使用這些詞;51歲及以上的被調查者共有56名,代表榆陽區方言使用者中的老年人,其中11.7%的人不會主動使用這些詞。
      在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統計中,可以看出青年人對上述7個顏色詞的使用頻率明顯低于中、老年人。柱狀圖反映見圖1。
  
圖1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不同年齡階段統計
      從上圖1可以看到,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人群主要集中在中、老年階段,青年人在日常交際中較少使用。
     被調查的中、老年人從小生活在榆陽區并使用方言,深受方言的浸染,體現出語言習慣根深蒂固的特點。且他們相對于青年人生活環境更加穩定,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普通話的機會較少,交際對象也以同年齡階段的方言使用者為主,因此對顏色形容詞有著更好的繼承。而青年人既因為從小在使用方言的家庭語境中成長,對方言有一定的使用率,同時又作為新鮮事物的最先接觸者更多地通過網絡媒體、學校教育等渠道學習、使用普通話,其所處的語言環境較之長輩體現出更多樣化的特點,以至于他們普遍使用普通話詞匯替換方言詞,對顏色形容詞的繼承情況明顯不如中、老年群體。語言的變化是一個漸變過程,就是說有的范圍內基本未變,有的范圍內正在變化,還有的范圍內已經明顯發生了變化。從圖中可以看到,中年人群體就屬于正在變化的范圍,其使用顏色形容詞較之青年人更為頻繁,但與老年人群體相比,使用頻率有高有低,總體處在青年人和老年人之間,體現出中年人作為連接新、老語言習慣改變過渡階段的特點。正如游汝杰《社會語言學教程》中所言:“中年人的方言特征往往在老派和新派之間游移不定。[3]

3.2職業對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的影響

       646位被調查者中,有學生186人、商業服務人員22人、工人33人、企事業單位公職人員329人、專業技術人員59人、農民7人、無業10人,這些群體中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平均比例分別為37.3%、26.6%、23.4%、20.8%、14.5%、6.1%、4.3%。
     根據數據反映,不同職業條件下顏色形容詞的使用有兩個突出特點:一是學生群體的使用頻率最低,二是農民、無業、專業技術人員群體的使用頻率總體上最高,下面的統計圖可以得到具體反映:見圖2
 
圖2  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不同職業統計
     之所以會出現上述情況,是由于學生群體在校普遍接受普通話教育,部分被調查者還有外出求學的經歷,因此接觸普通話的條件優于其他職業。同時學生群體普遍年齡較小,吸納新鮮事物的興趣和能力強于中、老年人,受互聯網影響更大,更容易用普通話中的顏色形容詞替換方言詞。農民、無業和專業技術人員的生活場景較為單一,日常接觸的基本都是同類型、同年齡段的方言使用者,在頻繁使用方言詞匯的過程中較為完整地保留了方言詞語。同時這些職業類型主要集中在31-50歲及51歲以上兩個年齡段,屬于中、老年人群,文化程度普遍較低,閱讀能力和書寫能力較學生而言更弱,很難更改方言用語習慣。而企事業單位公職人員、工人、商業服務人員因職業性質接觸不同社會群體的幾率要高于學生和農民、無業、專業技術人員,會話環境相對來說更為復雜,促使語言變化進程加快,但受年齡、學習能力、心理態度等因素影響,這類職業對方言詞匯的認同度要高于學生群體,顯示出過渡的特征。
      綜上所述,年齡和職業因素對榆陽區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的變化有著顯著影響力。
 

4語用環境、語言態度因素對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的影響

    語言處在不斷演變的過程中,促使語言發生變化的原因有內部和外部之分。外部因素如社會進步與分化、人群接觸與離散、政體統一與分裂等,都對語言的變化具有重要影響作用。但根據問卷所得資料分析可以看出,就現階段的榆陽區居民而言,其語用環境改變和語言態度變化是影響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的主要外部原因。請先看下面的統計圖見圖3
 
圖3 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原因統計
      根據被調查者的回答,可將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原因大致分為以下4類:(1)普通話中不使用這個詞,因此日常交際中也不會使用,即圖中“語用環境(普通話)”項,約占不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總人數的71.3%;(2)覺得這些方言詞太土,不愿意在日常交際中使用,即圖中“語言態度”項,約占12.3%;(3)不知道這個方言詞是什么意思,即圖中“語用環境(方言)項”,約占6.5%;(4)其他原因,即圖中“其他”項,約占9.9%。從圖中可以看出,語用環境和語言態度的改變是人們不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主要原因。具體情況如下:

4.1語用環境的改變

     在社會全面發展的今天,語言作為人類溝通交流的工具被賦予了一定的政治、經濟、文化意義,在全國范圍內推廣普通話有利于消除語言隔閡、助力社會發展。在此背景下,語言使用者在日常交流中使用普通話的頻率顯著提高。榆陽區作為榆林市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信息交互迅速,人員往來復雜,交際的基本原則促使著人們越來越多地使用普通話交流以達到準確傳遞信息、省時省力的目的。同時當今信息傳播途徑多樣,基本每個人在一天中都會花費部分時間用于電視、網絡等大眾媒體,而這些平臺主要使用普通話作為信息交流的媒介。因此與生活封閉、信息單一的昔日相比,普通話越來越多、越來越深地介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導致榆陽區人群的語用環境發生改變,這也使得身處此境的方言使用者開始學習并使用普通話。統計結果顯示70.7%的被調查者會在日常交際中主動使用普通話,這說明普通話與方言使用者的關系愈發密切。長此以往,普通話詞匯對方言詞匯產生了影響,突出表現就是用普通話詞匯替換原有的方言詞匯[4]。統計表明,6.5%被調查者已不知道這些方言特色濃厚的顏色形容詞所代表的意思,同樣的語境中,人們漸漸轉向使用“很紅”“特別黑”“太綠”等存在于普通話中的詞語。
     需要指出的是,榆陽區方言有新、老派之別。在老派方言中,7個顏色形容詞被頻繁且廣泛地使用;在新派方言中,能夠熟練使用顏色形容詞的人數在逐步減少,越來越多的人用普通話中對應的詞語代替方言詞?傮w來看,此類顏色形容詞正處于隱退甚至被遺忘的過程中。據我們觀察,還有很多具有方言特色的詞語同樣在從榆陽區方言土壤中淡出。

4.2語言態度的改變

     人們對待一種語言會有積極、消極或者中立的不同意見與主張,這就是語言態度。這種態度會影響人的語言傾向和言語行為[5]。但產生影響的根源不僅在于語言本身具有的特征,更取決于語言背后的社會價值。郭熙在《中國社會語言學》中指出:“語言在某種意義上是人們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人們的身份和地位不同,就有不同的社會價值觀。表面上是對語言的評判,而實際上是建立在社會和文化價值基礎上的評判。[6]”長期以來,榆陽區是榆林市的經濟、文化中心,人們的生活條件比周邊縣區更為優越。自小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在對比中擁有一種區域文化自豪感,因此他們對榆陽區方言表現出忠誠的態度,體現在老派方言使用者身上即是對方言的高度認同和傳承[7]。而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年輕一代方言使用者則認為普通話蘊含著更為進步的社會屬性,使用普通話在他們看來是“時興”的行為,能與“土氣”的方言使用者區別開來。調查顯示,不會主動使用顏色形容詞的人群中有12.3%認為這些詞太“土”,不愿使用,他們更愿意學習普通話并逐步應用在日常交際中。與此相關,對于其他方言特色濃厚的詞語也有意舍棄不用[8]。
     語言學原理表明,語言之間本沒有高下之分,但社會附加于語言之上的因素會對語言進行地位評判。上述顏色形容詞在作為句子成分發揮語義作用時僅完成對被形容事物顏色狀態的描述,無所謂優劣,但在另一種語言態度誘導下,這些詞卻與落后、過時、土氣等觀念掛上了鉤,于是方言詞匯就呈現出被替換的趨勢。
 

5結語

     通過對榆陽區方言帶有疊音后綴的顏色形容詞使用狀況調查,可以看到在年齡和職業因素的影響下,這些詞有逐步退出榆陽區居民交際語境的趨勢,有的正處在被替換的過程中。替換的發生,集中在青年階段、學生群體中,而語用環境和語言態度的改變是導致替換發生的主要原因。
     方言作為地域文化傳承延續的重要載體,有著彰顯地域特色、孕育地方文化的重要作用,在地方文化的保護與傳承中具有極高的價值。榆陽區方言根植于歷史悠久、內涵深厚的陜北文化中,是陜北方言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形式與內容上都凸顯出強烈的陜北精神特質。從語言本身的角度來看,榆陽區方言既保留了眾多古音、古詞,體現出縱的延續,又在相當程度上融匯了周邊少數民族語言,展示出橫的包容。作為共同語的地域變體,榆陽區方言在研究語言的變化機制、復原古代漢語面貌中也具有相當重要的作用。
     因此在榆陽區方言逐漸向普通話靠攏,方言詞正淡出人們視野的背景下,既要堅持推廣普通話政策,又要增強方言保護意識,加強對榆陽區方言各方面價值的宣傳,加大方言文化研究力度,及時記錄保存特色方言語音、詞匯,深挖方言中包含著的文化屬性,持續推動創作以方言為表達手段的文化藝術作品,讓富于地方文化與精神烙印的方言充滿生機,進一步發揚特色榆陽文化。

參考文獻

[1] 賀雪梅.陜北晉語詞匯研究[D].陜西:陜西師范大學,2017.
[2] 王兆儀.陜北區域方言選釋[M].西安:三秦出版社,2014.
[3] 王濤,劉晨紅.左云縣城方言變化的社會語言學研究[J].牡丹江大學學報,2018,27(1):113-116.
[4]游汝杰,鄒嘉彥.社會語言學教程[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4.
[5] 徐大明.社會語言學實驗教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
[6] 游汝杰.方言和普通話的社會功能與和諧發展[J].修辭學習,2006(6):1-8.
[7] 馮廣藝.論語言態度的三種表現[J].語言研究,2013,33(2):112-118.
[8] 郭熙.中國社會語言學[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04.

基金項目:陜西省創新能力支撐計劃軟科學研究項目:陜西文化創意產業創新升級政策研究(項目編號:2018KRM149)。

作者簡介:杜宇鈞(1999,11-),女,陜西榆林人,碩士在讀,研究方向:方言詞匯。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文化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久久精品这里热有精品